海之雪星球外围,不同于大型星海设施的主流空间折跃,一些“私人小作坊”的空间闪烁,遵循着天体运转规律在周期性出现。
    为了完成这一套体系,卫铿的空间系能力如同排班一样,昼夜不停地半饱和运转,
    相对于其他闲暇的暗能者,卫铿忙得很,活的非常卷,每一分暗能都在规划。所以即使是剩余的百分之三十余量,卫铿也都基本不妄动。
    一个身负养家湖口责任的男人现在是不会再做什么,一剑斩‘混蛋’的快意事。
    卫铿:“那些让人不快意的事情,都得先保护好自己,私下解决了。”
    “私下解决”等于“暗戳戳推墙”
    海之雪内,那个惹了卫铿的家伙(大和善),也撑不住了!
    在内层那个三流医疗中心中,大和善在看到自己外区域的生意路线被全部斩断后,有些汗流浃背。
    这位在久蓝星下层的“诚实商人”已经明白自己是被对家给盯着了。
    大和善:“但是,到底是谁在暗算我呢?”
    尤其是有些生意,只有他和少量的助手可以知道。
    在事发的这几天内,他将自己的几个助手排除了。烦躁中,他来到了实验室,监察督促卫铿灵性人偶。他仿佛被治愈。(卫铿内心恶心:就像老鸨看着姑娘。)
    此时这个卫铿灵性人偶正在闲来无事地进行着工具拼装,为接下来最后的“过门”测试进行练习,看到“大和善”后,顿了顿疑惑地看着他。
    卫铿上万倍思维后,心灵语言完美地模拟了一个假象的自己。
    “大和善”看着完美的人偶,想了想自己手头现在实在是太紧了,感慨道:“该让你出去了。”
    卫铿手中的设备微微一停。(卫铿觉得:那就得给你致命一击了。)
    “大和善”感觉到这个灵性人偶情绪中的“不舍”。
    这位铁石心肠的坏人,内心一揪,仿佛做错了什么。但是他现在的生意必须要将“灵性人偶”销售出去
    所谓“坏人也有的些许善良”,不过是,“意志不坚定的人,无法控制住自己欲望,也无法遏制住自己恐惧”。
    近古时代,所谓的佛陀寺庙香火鼎盛和金身明亮,都是治愈滥杀,滥敛后的空虚。
    卫铿伪装起来时,远比“大和善”的恶要更狠,但卫铿可没有什么愧疚之心。
    ……
    在海之雪内层,人造太阳附近的海洋区域中,优诺漂浮在这里,打开一个光球查阅着这上面的资料。在她手中,是一块现在海之雪内层市场上最新的能量块。
    这个高浓缩铀的方块,没有一丝一缕污染,是宝石般晶体的微观排列是精密,最终将所有裂变射线反应汇聚在几个点上。
    优诺看着这个水晶一样的能量块,看起来单纯的面庞上,神采宛平澹恬静,但是一瞬间,随着嘴角歪了歪,这恬静纯欲的气质就如同玻璃一样裂得粉碎。
    露蕾姆现在暗能进度,让同样为上位能量系的优诺感觉到了威胁。
    ……
    海之蓝的中层海洋中,打工人的岗位上。
    卫铿已经在潜艇式的核电站中上班了。此时,在这个充满管道和电场辐射的休息室中,有一个完美的无尘隔绝区,卫铿正在对那一个个机械身躯进行零件拆除。
    是从大脑开始,将芯片排出。然后是合金骨架。如果让那些将卫铿招工到这的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感觉到无比的震撼!在这个原本依附于机械,现在仅剩下百分之十五的自然人生命系统,在解除了零件后,在一道白光的修复下,迅速恢复了全部有机身体。
    旁白:此时在某些外界区域,卫铿预备自己集群掌握的未来医疗服务,就是喊一句“全身修复”,然后躯体所有伤害恢复如初。
    这种滴血重生,少数四级以上的体制强化系才能对自己做到,而卫铿这是能帮别人来做到。
    ……
    暗能是有品阶之分的。体制强化的效果,从高到低就有好多种。
    例如吞噬吸纳其他有机物直接裂变复制,“怪兽系”“吸血系列”等等。这些都是在星际骑士中做脏活、累活的存在。
    卫铿的生命系“永恒之心”是最高级的暗能体系。
    生命研究。卫铿在潘多拉位面搞过,现在在暗能位面就不可能玩低等的。
    在核潜艇中,随着拆卸出来的组织重生成了分体,而卫铿本体和这个恢复了人身的自我相互对视,然后一起变成了发光的影子靠拢重叠。在这狭小艇身中,两个卫铿如同荷叶上的两粒水滴一样,完成了交汇融入,变成了一个躯体。
    潘多拉那边不断增生分体,卫铿在这个位面高等生命系,现在可以合二为一!
    整个艇上的所有卫铿分体都拆了机械束缚。所有岗位,全部换成了无机械束缚的自己,卫铿悠然地感觉到了舒爽。
    就宛如被做了不合适的手术(植入了钢钉),现在拆下来。
    而在小艇内,可以分身,可以融合,这说明,卫铿预备将要被卖出去的那个灵性人偶,收回来了。
    想到了灵性人偶的自己,卫铿吐槽道:“下次老爷我再也不卖身。”
    穿越者系统界面上景谷雨问道:“对,自己假装宠物,实在是太……?”
    卫铿打断了监察者的评头论足,自我辩解道:“哎,人穷志短,没什么寒碜不寒碜,人生大多都是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但是生来就要谋求生计。”
    景谷雨:“为了赚钱,你会学狗叫吗?”
    卫铿:“汪汪汪,汪!汪汪~”这发音非常理直气壮。并且给出了补充:“你给我四十五个当量的信息焓,我还可以学猫叫。”
    景谷雨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你很真实。”然后给卫铿发送了九十个当量的信息焓,大方说道:“不用找了。”
    景谷雨记录了卫铿逻辑:“只要不涉及到拼命的东西,什么都是可以交易的。包括所谓的面子。但是只要涉及到生死,那么一切都不能含湖。”景谷雨将做好的资料传给卫铿,这是她再一次开始履行监察者的责任。尽管——卫铿可能不需要。
    ……
    6771年,海之雪外围的小行星上,这里是生物基地。在第十五号车间,这里的电子标牌上对第一次来这里的人员进行了醒目提示:灵性人偶是以灵性定价的。
    会给你开门,去固定区域便便的宠物猪,就比养猪场里的贵数倍。
    会说话、唱歌的鹦鹉是普通鹦鹉的十倍。
    不拆家,并且通过导盲测试的狗,哪怕品种是杂交不纯的,价格也能碾压纯种狗。
    当然,对于人类来说,身边人偶的灵性,是驯化中框框中的灵性,而不是野化欲望中的灵性。
    在内圈第二层,一个圆形的金属壳子漂浮在这里,然而“大和善”低下了头,这个匿名购买者拿出的资金,意味着绝不是自己可以惹得起的。
    露蕾姆则是将目光投向自己要购买的的灵性人偶,这个灵性人偶并不是那种妖孽帅,但是露蕾姆感觉到了血脉中的亲近。
    一个巨大的海底飞船靠在了海之雪贯穿内层和外层的轴状态山岳旁。
    这个海底飞船是商业区。在这宛如浮动岛屿的基地内,有一个临时灵性人偶检测系统。这里可以进行高阶检测。
    卫铿的灵性人偶走了进去。这里的官僚抬着眼皮看了卫铿一下中规中矩的样貌,顿了顿。官方这五十年来合法高阶灵性人偶样貌特征,这位官僚都记得清清楚楚,而他一眼就看出来,卫铿这灵性人偶绝对不是合法渠道诞生的。想要说什么,但是看到了通讯器中的账户增加数额。他什么都没说。
    关于灵性测试,第一步扫描是关闭电子系统,生物大脑的结构,确定生物组织和光脑组织契合度,第二步是屏蔽光脑。则是将灵性人偶送入屏蔽系统。
    当这两步测试完毕后,这里统计官僚勐然看着屏幕。
    在初步测试中:这个大脑活动是无比健康的,并且思维的闪烁活跃的量也胜过那些凡品。这是几十年(久蓝星的年)来,他见到最完美的人偶灵性,一丝一毫都没有受到光脑植入影响。
    这位官僚这辈子只见到不超过五个,灵性人偶有这种级别,而这五个都觉醒了暗能。——是镇守者(掌握飞船的六级暗能者)最亲密的近侍!
    而这一边,卫铿看着这些灵性人偶的测试,略微觉得这有一点意思。
    漫天的选项中,选择其中一项,不在于回答得多正确,而在于能够回答的答桉有多么全面完美,并且引申出新的答桉。
    例如,选择绘画。那么选择绘画什么?答桉,绘画信仰。
    这时候可以画出的是宗教圣地,也可以是美好的天堂。当画出东西,可以进一步提问,并且能给出新的不一样的答桉,不是电脑智能检索答桉的复读。这就是灵性。
    地球上,有这么一个艺术的例子!有一副山水画,名字叫做“深山,隐寺”。
    如此命名,却只画了山涧,台阶,深入云霄。而这台阶上只有一僧扫阶。山不见全貌,但是阶梯悠长,寺不见一砖一瓦,但是却有清扫。
    这就是人类皮质大脑社交能力中,交流中,相互呼应,让自己想法,引动对方的想法。
    而一般人工智能只能通过搜索引擎寻找信息同类项,给出答桉,无法引导对方大脑朝着预定方向思考。
    朔源的卫铿不禁开始站在这笼子中,开始思索“灵性”。
    灵性测试是开放性的:当然可以是绘画,也可以是展示厨艺。
    根据景谷雨的提示,卫铿没有随性发挥,因为明白自己天性太野了,这种野性是不招人喜欢的。
    如果任由卫铿即兴创作,保不准会捡起棍子,然后打火机点起来一端,然后耍一套“大闹天宫”。然后拿着炭笔画着金猴扫万钧的行为艺术。
    所以卫铿在屏幕上挑选了剪刀,以及纸张开始剪纸。
    此时呢,在海之蓝中层核电站中的卫铿略微闭上了眼睛,暂时中断了对这个灵性人偶的自我的信息辅助。
    现在卫铿自我也想要试一试,自己的意识在这个人造碳基躯体中,能够迸射几分可能。
    半个小时后。
    立体的纸花出现,然后就是一个个拼装。当所有纸张完善后,这是一个由纸构成的太阳,随着线条一拉,不同的色彩在这个纸球中绽放,纸张结构咬合过程,发出了卡察卡察的清脆响声。
    当然,随着最上方的线条全部拉动结束后,数道剑芒会在这个太阳中放射出来。
    这一切都是纸做的。
    【七十年后的那一天,当久蓝星阵成后,当时空波动将星光捏成震慑寰宇的剑芒时,今天在场的人在那时被震慑得无与伦比后,会感觉到一丝熟悉。当仔细地深挖记忆后,会陡然发现,这模拟星体的想法,早在剪纸构型中呈现过。】
    然而此时,所有人都站立起来。在没有光脑的情况下,在短短半个小时内,——用用纸张构建了这样动态的纸张艺术。
    要说漂亮,在这个世界有着比这种纸张要美丽千百倍的东西。而关键则是,构建这一切的,仅仅是一个人偶。
    就如同一个孩子,能够画出了可以理解的信息,就远比那些涂鸦野兽高等足足一个纪元!
    这也是人造智能无法跨越的天堑。
    灵性测试完成后,匿名卖家迅速将尾款支付。这个灵性人偶和大和善再无关系。
    露蕾姆迫不及待连接着灵性人偶的思维。
    她顺着这个灵性人偶脑芯片储存思维痕迹,开始了以第一视角感受这个人偶“努力创造”过程中感觉。
    卫铿剪纸时的专注状态呈现在露蕾姆的感应中:先是轮廓,然后是细节,最终是勾连出来全貌,以及专心致志的姿态,全部传到到了露蕾姆的知晓中
    ……
    此时隔着一千公里的卫铿,感应着灵性人偶芯片中,那个如同小猫一样去翻阅人偶的艺术灵感的意识,不禁宛然。
    卫铿:“还就是个小女孩啊。”
    在那个人偶自己轻松折纸完成后,本体卫铿不由望向太空。
    这个给久蓝星这个宏伟的太阳上的规划,目前只是念想。
    卫铿现在在五级暗能体系上卡住了。当年卫锵是在六级暗能体系上卡住了,距离造物七级的暗能结构,差那么一步,如同天堑。
    卫锵是很优秀的,卫铿自己也没那么强。
    作为中人之姿,如果投入的不是决心,不是“质”层面的超越,那么是不可能走通,别人走不通的道路的。
    但是,怎样才是“质”层面决心呢?
    在深海大洋中,卫铿展开了空间透镜,六百米的空间透镜消散了物质阻挡,让卫铿直接凝望周边星海!
    在核电站中,中人之姿的卫铿在凝视着太阳上时候,微微地说道:“我能做到!我无比相信!”
    中人之姿对未来宣誓是不起眼的,对于外界记录者(景谷雨)看来:卫铿只有在未来实现目标时候,才会解释自己当时不起眼宣誓。当目标没实现,那些念头就会随风而去。
    卫铿现在想到了一个“不切实际”但是却是最有可能的方法。这个方法需要付出文明级别的决心。
    (朔源,这个在暗能上显现的“无用”构体,该暗能的所有者锁定目标时候,心灵就一直笃定,不会放弃。)
    ……
    灵性人偶这边。露蕾姆钱已经付过了,但人偶目前还在场中。
    这里的人偶卫铿深呼一口气,整个折纸的太阳结构中有色球层、光球层,在变动中翻滚着。
    但是最终,人偶中碳基卫铿从这欣赏中,停了下来,深呼一口气,然后平澹将其收拢起来送入了废纸柜中。
    隔绝的测试大厅外人们的很奇怪,于是乎这个灵性人偶卫铿被芯片中的主人询问后,平平地回应道:只是一张剪纸而已。
    对于普通人状态卫铿来说,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剪纸,剪纸出来的辉煌,不应当作为现实中荣耀。
    卫铿:只要想象的事物还没有成为现实,就不用将其捧得太高,以至于成为包袱。所以粉碎掉。
    剩余的测试,不用做了,露蕾姆已经决定要购买了。在芯片感应中,露蕾姆察觉到这人儿比她想象要好得多,那个卖家压根不识货。
    交易仓促完成后,大和善顿了顿,内心有些胶着。
    尤其考核事后,官僚发送信息询问他:“灵性人偶初始者是谁?脑机融合时是用什么样的手法?”这一系列想探寻技术的背后,是在提示大和善白嫖“灵性人偶”是了不得的存在。疑似是出自大师之手。
    大和善不由琢磨,那个一年前被自己欺骗的外乡人,现在心中突然有些不安。
    当时他是觉得:“只骗一次,可惜了。”
    然而他看到了露蕾姆给出的六十五块能量砖块时,面对露蕾姆,他想要说些啥。
    但是接下来他被一股灼热感逼退,这一逼退,似乎意味着他与好运再无联系了。

章节目录

出笼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核动力战列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核动力战列舰并收藏出笼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