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怕你做不到!”
    钧天立身在天地间,面对混沌大印的镇压,锋芒毕露,瞳孔慑人,无比的镇定与从容。
    同样,一股浩大波动剧烈翻腾,不知源头,不知方向。
    然而却无声无息的,似深空压来的恐怖之源,庞大莫测,挤满了沧海,笼罩了世外大星,外太空跟着全面阴沉下来了。
    满世界的人颤栗了,什么情况?觉得置身在巨凶的嘴巴中,遍体生寒,根毛根根炸立,他们都在瑟瑟发抖。
    纵然是混沌仙门,那昌隆的气象,恒古沉淀的威严,这一瞬间都被全面的遮蔽了,变得死寂沉沉!
    似乎,这片鼎盛绝伦的道统要被压塌了!
    quot;那是?”
    所有的人呆滞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好像失去了元神,失去了应有的思维。
    别说是这些弟子了,天神级都毛骨悚然,感受到了灭世天威在激荡,至高无上的元神显照在宇宙乾坤,映照诸天!
    而这一切都源自于钧天的背后,无上元神在显照,模糊与昏沉,挤满了星空,遮蔽了日月星体,能量法则无边无际。
    “发生了什么?”
    别说是这里了,古老的混沌界都被影响了,无形的能量涟漪浩荡在各地,各路顶级道统一片哗然,因为悬挂在族群的神器与至宝都在惊恐示警。
    “大能,是大能级!”
    满世界炸锅了,源自于混沌仙门辐射而出的浩瀚波动,莫非是该族大能从休眠中醒来了?
    “怎么会这样,至宝投影消失了。”
    “我的心脏在颤抖,好像有庞大无边的巨头审视着混沌界,影响了这片大世界!”
    “是大能级来了吗?”
    各大超级古城,正在兴奋观战的强者纷纷颤栗,铺天盖地的威慑力纵然无声无息,但却如同大宇宙镇压在群雄身心!
    显而易见,老仙以大能层面的元神显照,震慑力当真是太过离谱,不仅惊住了起源界,更震慑了混沌仙门各路强者!
    “大能前辈!”
    数位苍老的传奇走出洞府,心惊肉跳。
    这等局面谁敢托大?
    纵然是混沌教主都有些懵逼了,钧天的身边跟着一位大能?
    他有些不敢相信,莫非是具备大能元神的传奇强者?
    不过这类人也极致离谱,纵然是他都未曾具备大能元神,而触碰这个层面未来有较大希望冲击到大能领域。
    “怎么可能……”
    穆馨发呆,感到难以置信,这些年钧天经历了什么,连这等无上底蕴都掌握了。
    “轰!”
    一时间,悬挂在混沌仙门深处的混沌锏,悄无声息驱动亿万重混沌法则,铺天盖地压来了!
    它不仅在复活,被压制的混沌仙门紧跟着迎来了大爆发,闪现出无穷的混沌道痕,裹挟着混沌锏。
    世人都在颤栗,混沌锏驱动混沌仙门之底蕴,横亘在苍穹,极致危险与恐怖!
    老仙冷哼,无上元神显照在外太空,紫金仙府紧跟着复苏至宝空间,纵然未曾彻底浮现在天地间,依旧辐射出浩大无垠的能量波动。
    局面令人惊恐,混沌锏对持镇元老仙,一方炽盛滔天,另一方昏沉而可怖。
    全场氛围无比紧张,置身在这等域场里面,诸强似蚂蚁在发颤,一旦展开激烈大碰撞,在灭世级的攻击力面前,他们都要跟着陪葬!
    “前辈如此光明长大在我混沌仙门出手,这是要展开道统之争吗?”混沌教主的背后冒出冷汗,局面恶化的有些严重了。
    天地间沉寂的过分,混沌仙门来了一批可怕巨头,这些老传奇都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
    “教主前辈,我们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想将徐沁带走。”
    钧天作出了回应:“而她对贵教的损伤,我会做出让你们满意的赔偿。”
    混沌教主的脸色缓和了些,道:“不是不让你们带走,她现在的情况较为复杂,如果真的想和平谈判,三年后你们再来。”
    “小娃娃,你确定要这样和平谈判?”
    老仙苍老的话语轰动天下,震动了混沌仙门!
    混沌锏如临大敌,他看不透隐藏在暗中的强者,连真身都寻不到,一旦展开大碰撞对于仙门会形成毁灭性的打击。
    混沌教主脸色难看,小娃娃?他都五十万岁了,距离大能也仅有一步之遥。
    “莫非前辈因为徐沁,要和我混沌仙门开战?”混沌教主话语低沉。
    “真要开战?你不觉得你已经殒落无数次了?”
    镇元老仙淡漠道:“我们怀着诚意而来,接下来就要看你们的诚意了,这天地间没有无缘无故的因果,无缘无故的仇恨,我不希望接下来太糟糕!”
    混沌教主脸色铁青,当然他说的并非假话,大能皆是活在神话中的生物,要杀他真的难吗?
    事实上他无比紧张,一旦处置不当全面开火,影响力太恶劣了,纵然他们可以活下来,但仙门必将遭遇重创!
    “咚!”
    倏地,奇异波动蔓延而来。
    这是奇异的震动声,听起来很轻,实则落在人的耳畔,恍惚间看到漫天混沌闪电轰落而来!
    老仙遥望过去,源头方向,混沌迷雾中,沉睡的生灵在觉醒,但因为散发的能量振幅太过恐怖,从而导致苍穹都炸开了!
    “大能老祖!”
    混沌仙门上下全面轰动,谁都没有想到该族大能沉睡在仙门内,而非盘踞在深空。
    满世界的弟子顶礼膜拜,高呼大能老祖!
    数位传奇绷紧的心神松懈,大能掌握混沌锏,必将可以威慑一切!
    “咔嚓!”
    那片混沌世界崩出了密密麻麻的裂缝,躺在混沌古洞中的影子站了起来,身躯佝偻,带着万古沧桑气。
    “道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来此一叙吧。”
    苍老的话语传来,引发天地大道和鸣,混沌仙门震动,他立身在大势之巅,带给人无上威压,恍惚间如同面临至高神。
    “叙话就不用了,你我元神神游出关,在深空切磋一二。”老仙上来就宣战。
    “道友真是性情中人,因为小辈的纷争就出面压制我混沌仙门的小辈,不太合适吧?”
    盘踞在混沌迷雾的影子,气息越发的神秘与沧桑。
    “并非我以大欺小,你划个道,带走徐沁想要什么?”老仙继续说道,他自有手段隐藏在暗中,大能级也休想看到他的真身。
    苍老大能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此刻听闻建木伤损,眼神顿时一冷,道:“建木乃我族发展之根基,就这样衰败,乃我族之伤痛。quot;
    “纵然徐沁是无意之举,也不能就此轻饶。”
    老大能冷漠说道:“既然道友以大欺小亲自前来要人,面子是要给的,不过能不能带走徐沁,就让小一辈的来决定吧。”
    “什么境界?什么规则?你来定制吧。”老仙说道。
    “倒也简单。”
    苍老大能说道:“就让你身边的弟子来定胜负,我混沌仙门自古以来,有四层试炼地,他能通关取得好成绩,人你们自然能带走,倘若失败就此离去吧。”
    混沌仙门上下的氛围变得古怪,许多人憋着笑,心想着老祖真够可爱的,这不是诚心难为人家?
    混沌教主眉开眼笑,还是老祖高明,轻而易举就化解了灾难,到时候钧天知难而退,大能也无颜继续闹腾了!
    “钧天,不要答应啊!”
    穆馨焦急的不行,四层考核之地?那种试炼难度是难以想象的,纵然是圣子也经历许多次的失败才过关。
    甚至刚才老大能说的好成绩到底是什么?根本没有定论!
    当然穆馨不敢传音,说一千道一万,她是混沌仙门的弟子,在这等场合偏袒钧天,跟着会连累苏璇青。
    苏璇青黛眉微蹙,四层考核地,单凭第一关炼心已经极难了,考验的是精神意志。
    “混沌仙门的大能前辈!”
    钧天站在这里,对着置身在混沌迷雾中的影子,躬身行礼,道:“刚才晚辈难免唐突顶撞了混沌教主,更让苏璇青宫主遭遇无妄之灾,但这一切都是担心徐沁之安危,还望前辈予以理解,更不要把我的事和苏璇青牵连在一起。”
    “哈哈哈……”
    一些人忍不住笑了,这是要准备知难而退了吗?
    混沌圣子摇头,四层考核地?老祖太难为他了。
    老大能未曾开口,始终持着混沌锏立身在混沌迷雾中。
    混沌教主开口了:“徐元,苏璇青乃是我们混沌仙门五行宫的宫主,我知道她的心性,自然不会责罚,至于你?”
    “晚辈不才,想要尝试闯荡四层考核地。”
    钧天说道:“不管失败与否,只恳求和徐沁见一面。”
    “看你态度诚恳,自然可以!”
    这等局面混沌教主还能说什么,大能都在这里盘踞站着,他总不能还不近人情啊。
    钧天松了口气,看来徐沁无恙。
    “他还真的胆敢闯荡?看来不了解我们混沌仙门。”
    “是个狠人,不怕给大能前辈抹黑?”
    “哈哈哈,别说四层考核地了,就第一层我才闯到一半路程,即便是苏铭师兄,仅仅闯荡第三层考核区域,难度大的离谱,更遑论通关第四层。”
    一众弟子议论,场面轻松了一些。
    穆馨纵然知道难度较大,但还是希望钧天可以闯出一个好成绩,到时候两位大能商讨一下,或许能将徐沁顺利带走。

章节目录

盖世人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一叶青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青天并收藏盖世人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