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洗浴中心,伍北迅揉干净两鬓和嘴边的假胡茬,又从单肩包里摸出那张“通缉令”拿打火机点燃。
    随即晃晃悠悠沿着路边走了几十米,确定不会被附近的摄像头拍到后,他才拽开旁边一辆黑色“大众”的车门钻了进去。
    “他伍哥,你就放我走吧,你交代的事儿我一样没落下,上京我能得罪的朋友全得罪了,撇去肖磊不说,今晚上为了找这个姓陈的,我又把另外一个哥们给诓了,让人家帮着套出来的位置...”
    驾驶位,马寒十分无奈的蠕动嘴皮。
    他现在是真被伍北整得一点脾气都没有,打不过又骂不赢,要不是实在不敢杀人,他都恨不得给对方的饭里下包耗子药。
    “着啥急啊,我的事儿还没办完呢,别废话昂,麻溜把我送到刚才接我的地方,我朋友还等着呢。”
    伍北吹胡子瞪眼的训斥,那架势真跟老子熊儿子一模一样。
    “服了,你说我手无缚鸡之力,总共就那么点关系,继续留在上京不是给你拖后腿嘛,实在不行我再给你拿点钱,你当我是个屁,放了吧。”
    马寒郁郁寡欢的发动汽车,不死心的继续央求。
    “老郑和太子吃饭没?”
    对于他的碎碎念,伍北仿佛没听到一样,驴唇不对马嘴的开口。
    “不光吃了,而且吃的非常丰盛,拿黑松露当点心,用拉菲漱口,神户牛肉只吃肥的,石垣和牛只吃瘦的,一顿饭造了台家用小车,照他们这样挥霍下去,我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得把药厂抵押出去。”
    提到那两个活宝,马寒直接恨得差点没当场变形,咬牙切齿的攥着拳头低吼:“伍哥,我说正经的,要不你开个价,只要不太过分,我自己给自己赎身,行么?”
    “那个肖磊今晚没带人去宾馆找我?”
    伍北依旧风牛马不相及的扯着别的话题。
    “他又不是傻叉,最开始不服气是觉得你像从乡下来的土包子,经过多半天打听,得知你不光整的擒龙集团没脾气,还间接搞死了沈童,怎么可能继续张牙舞爪。”
    马寒撇撇嘴回答。
    “嘭!”
    话音未落,伍北一拳直接砸在马寒的后脑勺。
    “有病吧你,好端端打我干嘛?”
    马寒懵逼十足的喝骂。
    “以后说话动动你脖子上的摆设,别他妈张嘴就来,害死沈童的是王峻奇,全程跟我们虎啸公司的任何人都不挂关系,再叽霸瞎叨叨,我不介意让自己名字后缀再挂上活埋马寒元凶的头衔。”
    伍北眯眼警告。
    马寒打了个冷颤,他能清晰感觉出来对方不是在跟他危言耸听。
    “行了,别抻着你那张苦大仇深的猪腰子脸瞎晃悠,只要我成功混进警备处,你再给我提供一点活动经费就可以滚蛋了。”
    伍北随即又抛给对方一张模棱两可的大饼。
    “我能不能多嘴问一句,你干这些事为啥非要死薅着我不放?”
    马寒的脸色这才缓和一些,迷惑的开口。
    “因为接下来我要犯的事可能会要命,如果我自己一个人只要被抓,百分之二百会被枪毙,但你也跟着参与进来,结果可能会好不少。”
    伍北实话实说的回答。
    “我什么时候参与了?全程我都不知道你的任何事情。”
    马寒立马坐直身子。
    “肖磊谁帮我联系的?我的吃喝拉撒又是谁解决的?你知不知道我要去警备处?”
    伍北斜楞眼睛反问。
    “我知道是知道,可是...”
    “这些就足够了马大少,到时候我说我是替你干活的,估计巡捕都能信,毕竟你我毫无瓜葛,没点诉求,你为什么会尽心尽力的帮我?如果我发生意外被抓,你不替我支关系,我就乱咬一气,然后再把这些天你替我消费过得票据、账单找各路媒体公布于众。”
    伍北咬着烟卷狞笑。
    “卧槽,你还是个人不?”
    马寒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红着脸怒骂。
    “在生死面前,我是什么玩意儿都不重要。”
    伍北毫不掩藏自己的无耻,轻飘飘道:“所以,你最好祈祷我马到成功,并且无病无灾,不然你有很大的概率走到我前面,我也不怕跟你挑明,逼着我干活的是罗家,就凭咱俩现在如此亲密的关系,你说我什么都没告诉过你,他们会信不?你如果敢偷跑,你猜他们会不会以为你打算走漏风声?又会不会做出什么宁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举动?反正这事儿挺机密。”
    “不过话又说回来,咱俩现在也算同甘共苦,用锦城话叫兄弟伙,只要你往后不嘚瑟,大家应该可以相处的很融洽...”
    见马寒气的浑身直打哆嗦,伍北随即又改变态度,哄孩子似的和风细雨的微笑。
    “你是个狠人,真的!”
    马寒长吐一口浊气,仿佛认命了...

章节目录

虎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寻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寻飞并收藏虎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