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宁看这臭小子又来‘闷葫芦’这一套,只能苦口婆心地劝道:“我是你师父,让你去进学又不会害你,多读点书总是好的,哎,你这是什么眼神……“
    言祁淡定反问道:“那你怎么不去,你年纪明明也不大。”
    那她这不是不喜欢读书吗,江宁下意识就想回道,可是话到嘴边还是及时憋了回去。
    不行,她要端住为人师的威严,不能给徒弟做不好的榜样。
    哎,当年一哭二闹三绝食,让她爹娘同意她退学之事可千万不能让小徒弟知道,江宁想,回去定要好好交代下去,这事谁都不许提。
    “那个,我爹娘在世时,我早都去过了,那里的老师教的还不错,所以我才让你去的。”江宁强装镇定道。
    在言祁似笑非笑的目光下,江宁顿觉自己的小心思被拆穿了,有点不自在,开始口不择言:“既然你不听我这个师父,那你便就此离去吧,我霄渺仙府庙小,容不下你这座大佛
    说完,江宁便拂袖而去,径直回了霄渺仙府。
    她本以为言祁随后便会自己会霄渺仙府,便没太当回事,再加上被拆穿小心思有些懊恼,便堵着口气一连多日没过问他的事。
    当她得知言祁并没有回来时,已经是半个月之后的事了。
    江宁不知要去哪里找言祁,只能满心焦虑地来到了茅草屋这边,但来之前她已经不抱多大希望了,这都半月有余,他怎么可能一直待在这里。
    可当她来到茅草屋前时,却看到坐在石凳上的言祁,正是那日她离开时他坐的位置。
    甚至连姿势都没变,低垂着头,盯着鞋尖不知在看什么。
    江宁惊诧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言祁闻声抬头,那是江宁第一次见言祁露出这样无助的神情,当然,也是唯一一次。
    他说:“我无处可去……”
    江宁思绪骤然收起,她现在真是恨不得给当初的那个自己一巴掌,看她都做了什么混账事!
    怪不得他从来不愿再来这里,怪不得每次两人路过此地时,他总是找各种理由绕道而过。
    不敢再多耽搁,只要想到言祁被困在那样的绝望梦魇中,江宁的心就疼到要窒息一般,她要去亲自把他带出来。
    *
    同样的茅草房,同样的石凳,言祁坐在同样的位置,低垂着头,正盯着自己的鞋尖发呆。
    但这里的天是灰蒙蒙,不,准确来说,不止是天色,是一切都是灰蒙蒙的,而这灰蒙蒙的来源,就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言祁。
    这里就是困住言祁的,让人窒息的绝望梦魇。
    被困在其中的言祁,此时根本没有发现自己被困住了,他长长的睫毛下遮不住的是空洞的眼神。
    他只知道,他终于把江宁惹生气了,而她也终于不要他了。
    这一次,她好心送他去六界内声名远扬的东阳仙府府学进学,他不仅不领情,还对她冷嘲热讽。
    东阳仙府的府学啊,当初在冥界时,他那些名义上的兄弟们做梦都想去见识一番的地方……
    瞧,他多不知好歹啊,这一次一如他所愿,她终于不再忍他了。
    可是,这不是他早就料想到的吗,为什么会这么难受,明明已经被丢掉过很多次了,不是都已经习惯了吗,可这一次为什么好像以往很多次加一块还难受,言祁捂着自己的胸口,困惑极了。
    就这样不知坐了多久,好像有天长地久般,言祁突然觉得这人生真是无趣极了。
    以后不会有人再关心他冷不冷了,不会有人挡在他身前要护着他了,不会有人言笑晏晏地来给他送吃食了,更没有人要带他回家了……
    对啊,家,也没有了……
    这样想着想着,言祁突然觉得什么即将淹没他,有些喘不过气,算了,不管了,不重要了,就这样淹没了也好……
    江宁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言祁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犹如当年她来找他时看到的样子。
    江宁颤着声音轻声唤道:“言祁。”
    言祁就像是一座石像一样坐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
    江宁慌了,忙上前蹲在言祁深情,紧紧握住他冰凉的手:“言祁,是我,我来找你了……”
    言祁似是对江宁的声音有了感应,又似是被手心的那抹温热唤回了神,只见他慢慢地抬头看向江宁,眼底一片茫然。
    江宁耐心地又说了一遍:“言祁,我来找你了。”
    这次他终于有了反应,长长的睫毛颤了颤,许久,才哑着声音道:“可是,你已经不要我了……”
    江宁眼眶蓦地红了,她再也忍不住了,直接用嘴堵住了言祁未说完的话。
    唇上的柔软,终于让言祁木然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变化,他先是一愣,随即伸手把江宁搂紧怀里,低头覆上江宁的唇,像在荒漠中饥渴了许久的旅人遇到一丝甘霖般,狠狠吻了下去。
    唇舌交缠,辗转厮磨,难舍难分。
    半响,一吻结束。言祁眼底终于恢复清明,他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道:“宁儿,你来找我了,真好啊。”
    江宁从言祁的怀里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轻声道:“嗯,我们回家……”
    --

章节目录

剑修废柴她只想低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迷途未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迷途未返并收藏剑修废柴她只想低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