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19

    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19

    他扭头去看的时候才发现陆永丰早就一头扎进了喧闹的人群之中,这个包间光线调得很暗,周重行看见几个认识的同行,某几个企业的老板,又看见他们身旁娇滴滴的陪酒女孩子。

    周重行觉得自己竟然忘了问清楚陆永丰去哪里吃饭,简直是他一个月的智商污点。

    周重行转身就走,但是一只手搭住了他的肩膀,人声吵杂,陆晦凑近了一点对他说道:“周哥,你的位置在最里面的那张桌子呢。”

    “没胃口,不想吃。”周重行冷淡地说道。

    “本来今天的确是大哥找你吃饭的,但是中午发生了一件事,使得我们两个都要请你吃饭,不单是你,还有这几个老板。”陆晦在他耳边说道。

    周重行挑一挑眉:“哦?”

    原来陆晦和陆永丰(背后的周重行)最近都表现得很“上进”,甚至“上进”得相互拆台,这事让陆家老爷子知道了,觉得这样容易伤了兄弟和气,陆跃群为了哄老子,就临时决定让这两人合作做公司的年度项目。

    年度项目是个大工程,之前双方卯足了劲就是为了争夺这个大项目的承办权,好增长一下竞争势力,这下陆跃群一个顺水推船,将香饽饽给平分了。这两人一起搞这个项目,自然是少不得周重行,也少不得其他合作的大老板和投资的暴发户们。事出突然,笃信饭桌文化的陆永丰就将他们全请过来了,是要开个小型聚会的意思。

    周重行心中烦躁,却也明白必要的交际是不能免掉的,于是面无表情地跟着陆晦挤进包间,挤去他那桌,一路上和不少人点头示意。

    周重行与陆晦这几个月来在看不见的战场上针锋相对地交手多次,但自那次散伙炮之后还是第一次再见面。陆晦看起来比刚回国的时候还要意气风发,身上自有一股搅弄风云、不怒自威的气场,看起来倒不像个二十多岁的小毛头。一路上和周重行打招呼的人也都不敢不巴结陆晦,巴结陆晦的人总不忘向周氏的经理打招呼,他们俩被熙攘的人群隔开,很快就看不见彼此了。

    周重行这个星期都在加班赶进度,天天超时工作让他压力大得常常犯恶心,但只有挤在一堆叽叽喳喳聒噪不已的人群之中的时候他才发现那一叠叠文件是多么的亲切。他正头疼之际,忽然有人说道:“周先生!”

    周重行见人群之中钻出一个少年来,朝他谄媚一笑:“可算找到你了,您的桌子在那边呢!”

    他八面玲珑地与旁边的人插科打诨,成功地挡住了纠缠着周重行的人,周重行赶紧跟着他在人群中绕到了最里边。那里有一扇门,里头是包间里的一个独立小房间,一个人也没有。周重行如遇大赦一般走了进去。

    那个带他来的少年陪着他坐下,叽叽喳喳地说道:

    “周先生你好,我叫汪明,你渴吗?喝茶喝茶。”

    “陆总经理他正在外边应酬,他说你不喜欢太多人,就让我带你到这里,等正式开席了再出去吃个饭,您先等一会儿啊。”

    “哎周先生您这套衣服真好看,显得特别的精神!”

    周重行打量他一眼,认出来这是之前陆永丰包养过的男孩——按理说陆永丰包养过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好几十,他又不算长得格外突出周重行能认出他来,主要是这人实在会来事儿,哄得陆永丰高高兴兴的老是带他在身边,刷脸率极高。

    汪明也是个格外会看人脸色的,见周重行一直不搭腔,又对自己抛出去的媚眼不理不睬,就不再吵他,默默地陪他坐了一会儿。

    很快门开了,陆晦侦查一样往小房间里探了探,一眼看到坐着的周重行,才走了进来,似笑非笑地说道:“周哥原来已经到了,怪不得找不着。”

    说着拽了拽领带,对着汪明指指空调,“调低一点。”

    汪明站起来四处找了找,说:“遥控器好像不在这里,啊对了我手机有一个app……”

    陆晦轻眉淡写地打断了他:“出去拿。”

    汪明讪笑着收起自己的手机,屁颠屁颠地出去找遥控器了。

    陆晦脱了外套,从公文包中拿出笔记本电脑,对周重行说道:“难得碰面,我们先讨论一下合作项目,顺便把各自的负责项目分一分。”

    说完他笑了笑,看着周重行:“反正也是周哥做,就不用等大哥来了吧?”

    周重行推了推眼镜,选择性地无视了陆晦话中隐晦的讥讽,专心致志地研究陆晦电脑上的项目资料,和陆晦一边讨论一边分了工。陆晦手段迅猛,周重行滴水不漏,两人当对手时剑拔弩张、针锋相对,联手合作时却是如虎添翼,到后来陆晦都开始有点同情他们的竞争者,除非他们使一些下三滥手段,不然台面争斗碰上他俩根本没有胜算。

    两人顺利地商协好了大致方向,这速度简直算是神速,然而两人很快在分工问题上陷入了胶着。

    “核心项目由我来。”周重行说道。“其他你挑。”

    “哦?”陆晦不客气地挑了挑眉,“周哥既要管好自己公司,又要当大哥的‘贤内助’,恐怕忙不过来吧?”

    周重行说道:“周氏和你们是合作关系,我一并处理更省事。”

    他的态度极为强势,陆晦忽然走了个神,觉得他还真是床上床下两个样。

    两人交涉了好久都无果,各不相让,刚才想法一拍即合的和谐气氛慢慢冷却,到最后空气中几乎弥漫起了火药味。

    陆晦语气微酸:“大哥真是好福气,如果不是大嫂你看着,他根本撑不过三个月,连挂名和我合作的资格也没有。”

    周重行冷峭地回击:“你回国不到半年,接手公司事务几个月。资源,人脉,经验都几乎没有,如果不是你姓陆,你连和我说话的资格也没有。”

    陆晦听完这话之后眼睛危险地凝视着周重行,周重行面不改色地斜睨过去,忽然小房间的门忽然嘭的一声被人打开,陆永丰微醺着大声取笑道:“你俩躲在这儿卿卿我我的处对象呢?快出来,吃饭了!最迟入席罚饮交杯啊!”

    周重行:“傻逼。”

    陆晦说道:“不懂周哥为什么要为这个人卖命。”

    周重行一脸冷漠:“你只要懂我不可能是你大嫂就好。”

    第18章 被下药了?

    陆永丰这人没什么本事,但说到吃喝玩乐混关系那叫一个顺手,有他在,这种交际场合周重行一般就只需要露个脸就好。

    酒足饭饱后陆永丰依然神采奕奕,拉着周重行和陆晦拐到了隔壁相熟的夜总会里开了一间包厢继续玩,美名其曰“培养合作情谊”。

    “来来来,合作愉快!”陆永丰一坐下就先跟陆晦碰了碰杯,“今天你俩随便点随便挑,都算我的。”

    他话刚说完,汪明就簇拥着一群男女进了包厢

    分卷阅读19

    分卷阅读19

    -

章节目录

逢床作戏(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王叫我来飙车并收藏逢床作戏(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