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55

    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55

    眼,呼吸厚重地伏在陆晦肩上,鼻子喷出的热气全打在陆晦耳根上,若有若无地诱惑着那个掌控着自己身体节奏的男人。

    陆晦扭头去咬他敏感的耳垂,一边吮吸着一边低声说道:“你知不知道,你最近骚味弄得别人都闻到了。”

    周重行在金丝眼镜下的一双沉静的眼睛有些诧异,他说道:“你什么意思。”

    陆晦笑了笑:“刚刚任海告诉我,你跟之前见面时有些不一样。”

    周重行不解地看了看自己衣领和领带,又不解地看回陆晦。

    “他跟我说,上一次看你的时候还觉得你是无趣的性冷淡,这次看你,觉得你好像冷淡中又有些诱人了,让人想看你变得骚气的样子。我差点忍不住告诉他,其实你不用变也已经很骚了。”

    “你敢。”周重行威胁地撩开他的西装外套,隔着衬衫咬了他肩膀一口。

    不过,周重行还是暗暗留了个心眼,看来以后要更加注意自己的举止,一个陆晦就够了,绝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这个样子。

    陆晦笑起来:“任海还说,不知道你是不是找了个特别猛的男人天天操你,才把你操成了这副骚气掩都掩不住的样子。”

    周重行眼里射出冰冷的光,整个人都绷紧了:“他说了这样的话?”

    陆晦摸摸他的头,“放轻松,这句是我说来逗你的。”

    其实任海说的是,你还是看紧他一点,这种人在圈里恐怕很抢手吧。

    陆晦眼里闪过一丝精光,手中加快了撸动的速度,周重行情不自禁地挺着腰,手握住陆晦的手和他一起摩擦着彼此的分身,金丝镜片下的眼睛湿漉漉地春情荡漾。

    这么好的货色,不用说他也知道当然是要看好了的。

    到达临界点的时候,陆晦把自己和周重行的分身塞回内裤里隔着内裤摩擦,很快两人都先后射在了内裤里,湿哒哒地贴着皮肤

    周重行瘫在陆晦怀里喘息着抱怨:“弄脏了。”

    陆晦切了一声,说道:“巴不得把你全身都弄脏才好。”

    他懒洋洋地站起来,让周重行坐在椅子上,把他内裤连同裤子一起脱了下来,用抽纸把湿哒哒的下体擦干净,又依法将自己内裤脱了下来,简单地擦了擦。

    “你在干嘛?”周重行诧异地看着他。

    “替总经理换内裤。”陆晦笑得一脸淫靡,然后在周重行惊愕的目光中,竟然把自己的内裤穿在了周重行身上,而他自己,也把周重行的内裤穿上了。

    “你——”周重行说不出话来,一想到自己现在穿着陆晦的内裤,里面还残留着陆晦的精液,肌肤相贴的感觉让他的脸迅速烧了起来,甚至比高潮的时候还要红,一直红到了耳根,“你是变态吗?”

    陆晦笑得无比猖狂,“我当然是啊。”

    不但内裤,陆晦兴起,把自己的衬衫也脱了下来,逼着周重行和自己交换衣服。周重行穿起陆晦的衬衫倒还好,只是宽松了一点长了一点,但周重行的衬衫比陆晦平时穿的小了一号,好不容易套进去了,全都绷得紧紧的,肌肉都挤出来了,闷得陆晦拧开了两颗纽扣。

    好在无论是宽松的还是窄小的,在冬天的西服外套遮掩下倒是看不出来。

    陆晦满意地看着眼前脸红得要滴血了还在装没事的周经理,拍了拍他身上衬衫的衣领,说道:“对了,我这件衣服是定制的,所以……”

    他将周重行身上那件衬衫的衣领翻过来,衣领的反面果然刺着陆晦的拼音首字母。

    “可不要被其他人发现了。”陆晦朝他暧昧地一笑,摸着自己身上的衬衫说道:“我落下的东西拿回来了,那我先走了,周经理。”

    周重行看着他的背影走出了会议室,才低头摸了摸身上陆晦的衬衫,他似乎能闻到属于那个男人的味道,似乎陆晦还没有走似的。周重行的心砰砰地跳动着,他不禁自言自语地骂了一句:“死变态……”

    第44章 汪明表示,mb这一行竞争好大的

    要说s市的夜生活,那是相当的浪。酒吧街夜总会ktv那是一打一打地开,一到晚上就群魔乱舞声色犬马,那是相当的糜烂。而在一众娱乐场所里头,最出名的是一间叫做“韶华不换”的夜总会,有人说它是s市夜生活的一股清流,有人说这是s市夜生活的一颗毒瘤。

    但不管它到底是最好的地方,还是最坏的地方,都没有人会质疑这是最贵的地方。

    每到夜里,就有数不尽的各种x二代乘着一腔现实中无处可泄的愤懑涌进这个地方,也有不少辛辛苦苦省下几十次大保健的钱的中产阶级偶尔来这里体会一次高级货。

    而汪明往往把这些怀着各种精神需求和肉体生理需求而寻找慰藉的人称作,日多了撑着。

    想当初,汪明同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人一样,挤破了头想进来韶华不换。当然,其他人进来是想操一下高级货,而有理想的汪明,则是为了能进来变成高级货被人操。

    进来韶华不换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数不清的人傻钱多的二世祖!数不清的钞票!

    然而等汪明终于成功入驻韶华不换,以为自己能成为一名有钱途的mb时,他才发现,韶华不换对他而言,就像一个大鸡巴但是早泄的男人,看着是好看,尝了才发觉坑爹。

    简直是坑死个人了好吗!

    韶华不换伺候的是达官贵人,又得过“清流”这一谬赞,因此格外的装神弄鬼,来的客人也格外的沽名钓誉,仿佛不是想来操mb的屁股,而是想来和mb玩知识竞赛。

    很不幸,汪明俗人一个,夜总会大堂上挂的《兰亭集序》从第七个字就开始不会念,使得他在一众勤工俭学的大学生mb面前毫无竞争力。

    他记得最悲壮的一次,有几个客人来玩,点了一大群男孩,其中就有汪明。汪明那会儿才刚进韶华不换没多久,坐了几天冷板凳终于开市的喜悦令他决心一定要在今晚钓到一个金主。

    果然他进了包房没多久,就有一个老男人蹭了过来,一边摸着汪明滑溜溜的小手,一边同他聊天:“小朋友,你瞧着挺生面孔的?”

    汪明知道这些家伙越老的越喜欢清纯不做作的小男生,于是清了清嗓子,娇滴滴地答道:“老板,您叫我小明就好了。”

    “小明,你平时都喜欢做什么呀?”那老男人说着说着,还自以为幽默地补了一句:“该不会都在做小学数学题吧?”

    老子平时最喜欢做的当然是数钱。汪明在心里白眼翻出天际,脸上却装出一副这里的客人格外受用的清纯样子,带几分羞涩,几分矜持,捏着嗓子说:“老板您真会说笑,我……我平时就看看书,上上一下严肃有深度的文学网站什么的啦。”

    嗯,看看小黄书,多学几个姿势提升业务水平

    分卷阅读55

    分卷阅读55

    -

章节目录

逢床作戏(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王叫我来飙车并收藏逢床作戏(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