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76

    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76

    地扯了扯领带,又意犹未尽地放到胸前按了按被衬衫摩擦地硬起来的乳头,脑海里全是陆晦的样子。

    带着注视猎物一般的犀利眼神,和嘴角那似笑非笑的弯刀一般的弧度,陆晦注视着自己,这种不加掩饰欲望的眼神使周重行觉得自己就像全身赤裸一般在他面前,如身陷罗网的困兽一样只能被这个狩猎者享用……

    周重行猛地从幻想中惊醒,身体已经出了一身热汗,胯间的性器硬邦邦把修身西裤顶起了一个大包。

    该死,他觉得即使不对着陆晦,距离十二点的等待时间依然是长到令人烦躁的。今晚是工作不成的了,他把电脑关掉,披上外套离开了公司,驾车到陆晦带他去过的那间拳击中心。

    陆晦上次说要教他打拳,每个周末就的确经常找时间抓着周重行过来打沙包,这边的人对周重行也慢慢认得了,都有些跃跃欲试的念头,只是碍于旁边有陆晦带着没敢上前搭讪。今晚周重行只身前来,在跑步机处一个人热身,很快就有两个魁梧的男人走过来,带点献殷勤心思说道:“你这个姿势不对,容易跑的时候扭到腰,你看我给你示范啊。”

    那男人给他演示了一下,有意无意地展露自己结实可观的肌肉,周重行淡淡地道过谢,转过头又自己练自己的了。另外一个男人说道:“还是不对,你应该……”

    说着就半真半假地把手放到他腰间,作势要纠正他的姿势。

    周重行神色一冷,厉声说道:“放手。”

    他本来就是清高孤傲的样貌,敛眉的样子更让人觉得冷峻难侵,那两个男人被他说得一愣,回过神来的时候周重行已经让工作人员过来了。

    “你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拳击教练笑着走了过来。

    “帮我开一个单人的练拳房,”周重行说道,“另外,送这两位先生各一份你们菜单上的银牌推荐保健项目,算在我帐上。”

    那拳击教练跟陆晦有点旧识,很快接话道:“银荐项目啊,好的,我这就帮您安排。”

    周重行自己又练了一会儿,看十点多了,才如释重负地去洗澡,驾车回那间约炮用的小公寓处,刚打开门就被人迎面扑过来抱了个紧。

    陆晦刚洗过澡,身上传来周重行熟悉的自己的沐浴露的淡淡香气,一头扎在周重行颈窝里就找地方亲,还没干透的头发蹭在他肩膀的皮肤上,和陆晦温热的呼吸一起让周重行从心里泛起一股痒意。

    “总算回来了啊。”陆晦缓缓地说道,像是准备享用食物的人就餐前缓慢的祷告,然后弯腰一把将周重行的膝盖揽起,将他整个人腾空抱了起来。

    “放我下来,我自己走。”周重行推搪道,但陆晦已经抱着他往里走了,他只来得及匆匆踢掉了皮鞋,就被陆晦抱进了卧室。

    “送入洞房了。”陆晦把他往床上一扔,自己三两下脱了浴袍也跳到床上,狞笑着故意露出轻薄的神情,捏了捏周重行的下巴,“老公疼你。”

    周重行被他这副样子逗得有些想笑,但还是绷着脸打掉了他的手,顺手自己盖上被子侧躺着,撑着头说道:“现在才刚过十一点。”

    陆晦俯下身来压住他,隔着被子两人身体相贴,他声音低沉,贴着周重行的耳郭把话灌进去:“放心,最后一步我一定会等到十二点才做,不过……”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探进被窝,潜入周重行的裤子里,细细地掐弄着大腿根部内侧的柔嫩肌肤,带着茧的手抚过敏感的皮肉,周重行觉得自己头皮都发麻了,呼吸开始厚重起来,冤鬼一样缠了他一晚上的性幻想又开始涌进周重行的大脑,摧毁里面的理智。

    陆晦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一笑,说道:“反应真大,看来快憋不住的人不是我啊。”

    还没等周重行有所反应他就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出卧室,再回来的时候拿了一瓶冷冻伏特加和两个玻璃杯子,他倒了大半杯给周重行,“先喝点东西。”

    周重行摇摇头:“我不喝酒。”

    陆晦笑了:“我递给你的,你喝不喝?”

    周重行冷哼一声,不屑地说道:“我活了三十岁,还没有人敢灌我酒。”

    “那还请周哥赏个脸,让我当你的第一个人吧。”陆晦把话说得暧昧不清,不知是试探还是戏弄。

    周重行听了这话冷冷地白了他一眼,手上却倒是接过杯子皱着眉小抿了一口,食道火辣辣的呛得不行,他不常喝酒,每次把酒咽下去的时候都感觉脑袋发紧,好像是整个东西伯利亚海将自己从头顶淹没似的。他又把酒杯递回给陆晦。

    陆晦接过来,看着杯中的酒几乎没少,轻笑了一声:“原来你喜欢这样?”当即自己喝了一大口,然后按着周重行的头,口唇相接的把酒全渡了过去,周重行被他用舌头顶着舌头动弹不得,狼狈地咽下那一大口伏特加,当即呛得咳嗽起来。陆晦则是拍着他的背,毫无罪魁祸首的负罪感,还悠悠地教训道:“怎么喝得这么急?”

    周重行脑袋开始出现轻度的晕眩,肠胃热辣辣的,但倒还不至于醉。他用力踹了陆晦的腰一下,踹得陆晦护着腰喊了声哎哟,才说道:“灌我酒你有什么好处?”

    陆晦将杯子里的酒喝了一半,又递到周重行口中,周重行被他逼着不得不又张嘴喝了一口,剩下的陆晦接过来全喝光了,哄过来亲吻的时候就带着清冽的酒香。

    周重行张开嘴巴让他吻了进来,富有侵略性的舌头不容抗拒地扫刮周重行口中的敏感处,追逐着玩弄他的舌头,周重行疲于应付,只得被他纠缠着,来不及吞咽的津液在嘴角漏出来,在头顶的灯光照射之下反射出亮晶晶的光。

    “唔……”周重行被他吻得喘不过气,陆晦才抬起头来,舌头蜿蜒而下舔舐锁骨,乳头,肚脐,内有酒入肠胃泛起火辣的热度,外有某人无所不为的狎玩与热吻,内外夹击之下周重行只觉得心中有股邪火越演越烈,只猖狂地叫嚣着想要被填满、被狠狠地操上一番的欲望。

    实践出真知,周重行今天才知道,酒后是真的比较想乱性的。

    何况,他现在身体又热又软,也很适合被人乱性。

    陆晦那个混蛋。

    第62章 手机:怪我咯

    周重行躺卧在软软的床上,他的身体也软软的使不上劲,觉得自己好像躺在云层里似的。因为酒劲有点上头,原本白皙的脸上染了两抹酡红,使他带点飘忽的样子比平日更多了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风情。

    陆晦饶有兴味地笑了笑,嘲弄道:“真是没用,喝一点就不行了。”

    周重行觉得自己也说不上醉,只是在酒精的作用下他的确觉得有些飘飘然似的,心里放下了拘谨,又有点酒酣胸胆尚开张的意思。

    于是陆晦就看着床上的

    分卷阅读76

    分卷阅读76

    -

章节目录

逢床作戏(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王叫我来飙车并收藏逢床作戏(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