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88

    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88

    重行被他亲得满身吻痕,脸朝下地埋在坐垫上,屈服于陆晦暴风骤雨式的侵占,呜咽着随陆晦的撞击而前后晃动,某一下陆晦撞得狠了还会发出失控的呻吟。他的眼泪和因合不上嘴巴而流出的津液把坐垫沾得湿黏黏的,他想要爬起来挪一下位置,身上却被陆晦结实有力的双臂紧紧箍住动弹不得。

    陆晦又捞起他,让他打侧身躺着,然后抬起他一条腿,从侧间肏了进去,顶到深处的时候还会旋一下再退出来。周重行身体里的不适与痛感渐渐都几乎感觉不了了,但被陆晦操到最深时的那股快感与满足、被磨蹭敏感点时的那一份酥麻与瘙痒却越来越旺盛,周重行高亢的呻吟慢慢变低,慢慢变为暧昧的、蕴藏着无限风情的媚叫,或轻或重地钻进陆晦的耳中。

    “真他妈是个人才。”陆晦骂道,他青筋凸起,变着花样折腾着身下这个浪成一滩水的总经理,直到周重行眼泪汪汪、失神地看着他,向他求饶:“我快不行了,陆晦……”

    “才多久就不行了?”陆晦歪着头笑了笑,一边玩弄着他抬起那支腿的大腿根部,一边继续不停歇地抽动着。

    “我……我太久没……”周重行在他全程快速的抽插下几乎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他的思路也是混沌的,艰难地表达着自己的意思,“而且你,你太猛……猛烈了……啊啊……”

    他话还没说完,就惊呼起来,全身一阵痉挛,竟然是直接被陆晦操射了。陆晦就着他因高潮而不断收缩的后穴也开始了最后的冲刺,周重行恨得不住地捶打他的背,很快又被抓住了手搂住了,陆晦眼神不怀好意地打量着他,一边坏笑一边就吻住了他的嘴。

    在一个绵长的吻后,陆晦摁住周重行挣扎的身体,不容反抗地把憋了一个月、量多浓稠的精液全部射进了周重行体内。

    周重行眼泪还狼狈地挂在脸上,被射精后嘴唇张了又合,好一会儿都说不出话来——就是不知道这是气到说不出话还是被射到说不出话而已。

    周重行喘了好久,终于顺过气来,瞪了他一下说道:“你还堵着做什么?”

    “怕你夹不住会流出来。”陆晦促狭地笑了笑,“能夹住吗?”

    “我为什么要夹住,把纸巾递给我。”周重行哑着嗓子说道。

    “不是你刚刚说今晚随便我怎么玩都行的?”陆晦看着他,“怎么样?今晚就听我的行不行。”

    周重行脸色顿时有点不太好看,但是久别重逢干柴烈火的气氛还是让他对着这个男人心软不已,于是讪讪地点了点头。

    陆晦给了他一个露齿的笑容,啾地亲了他一口,“那你夹好了,等会回家我要检查你漏了多少出来。”

    周重行拿衣服挡着脸,不自然地说道:“真是幼稚。”

    两人刚做完,都像是水里捞出来似的大汗淋漓,周重行草草擦了一下就把衣服套上了。陆晦拍拍他,让他在后座里躺着,自己则进了驾驶位。

    车厢里都是欢爱过后浓烈的糜烂精液味道,陆晦出车场开窗交停车卡的时候,保安亭里的保安都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陆晦若无其事地回看过去,那保安很快就移开了视线。

    出了车场以后陆晦把所有的窗都打开了散味,带着雨丝的风吹了进来,带着城市中泥土的青涩的腥味,周重行斜靠在后座上,看陆晦餍足地哼着歌,心情不错地把电台打开,雨夜中音响里传出上个世纪古老的粤语歌曲,陌生的语言,老旧的旋律:

    共你初初相识一晚

    雨点纷飞月色淡

    忘掉了雨伞已跌在旁

    难辨现实或虚幻

    现我只得低声嗟叹

    浪漫是短暂

    令我思潮盘旋夜晚

    可惜不灿烂

    周重行坐在夜里驰骋的车厢内看着前面那个男人的背影,思绪如同远方大厦的灯光,闪烁但零零星星地散落着,在细碎的雨中变得朦胧而模糊。

    第71章 在暖男和人渣之间随意切换

    “起来,到了。”

    周重行正在半明半寐之间,朦胧感觉陆晦在拍他的脸,像是恶趣味一样,那只手忽然在他脸上捏了一下。

    等周重行睁开眼,那个男人却双手插在长风衣口袋里,一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那双锐利的凤眼气势凌厉,甚至还在耍酷。

    周重行无语,扶着车门弯腰从车里出来,刚刚做得太狠,他脚还是有点软,陆晦张开双臂道:“好吧,要不要我抱你回去。”

    周重行摇摇头,打量了一下四周,道:“这是……去你家?”

    陆晦把风衣罩在他身上,搂着他的腰边走边道:“我在美国给你带了礼物,带你上去看。”

    周重行不禁想起了他之前寄回来的那一大包裹情趣用品,不知道他又找到了什么,顿时头皮有些发麻,任陆晦牵着向陆晦的房子那处走。

    “你那大哥还有没有回来过?”陆晦随口问道。

    周重行看他一眼,“最近还没。”

    “那你就一直假装阳台门没关好爬进来啊?”陆晦说道。

    “没办法,”周重行淡淡地说,“给他钱他也不要,就喜欢玩偷我东西的游戏。”

    陆晦一哂,“真是糟糕的兄弟关系啊。”

    周重行斜睨他,“客气了。”

    两人边走边说,很快就到了陆晦家门口,陆晦边开门边笑,笑得周重行心里发虚,他问道:“你有没有对什么东西过敏?”

    周重行摇了摇头,防备地看着他。

    陆晦搭着他的肩膀,半胁迫似的将他拉了进屋,还没来得及开灯,周重行就感觉一只庞然大物直直地扑到自己身上,他一个激灵扯住了身旁陆晦的衣袖。

    陆晦啪地开了灯,周重行看清在自己身上蹭着的竟然是一只金毛犬,它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周重行,尾巴不住地甩呀甩。

    陆晦把它从周重行身上揪开,低头用食指点点他:“知道你第一次看见你爸兴奋,但是也别占我老婆便宜啊。”

    “这是什么?”周重行有点茫然地看着陆晦,他正用手替那只金毛梳毛,金毛舒服地汪了一声,扑在他怀里了。

    陆晦抱着那只大金毛抬头看他,说道:“送给你的礼物啊。”

    “为什么?”周重行心里为刚刚自己进屋前的胡思乱想有些羞愧,他没想到这人竟然送了一只狗给他当礼物。

    “我在美国的时候,有个朋友问我要不要养只狗,我想起你家总是那副打开窗等贼进来的样子,就给你要了一只看家。”陆晦说道,他歪头和那只金毛的头并在一起,一起盯着周重行,“以后我就是papa,你就是爸爸,有没有意见?”

    周重行也蹲下来,尝试地伸出手摸了一下那只金毛身上毛茸茸的毛发,他看向陆晦,道:“可是我以前没养过宠物。”

    “那就学。

    分卷阅读88

    分卷阅读88

    -

章节目录

逢床作戏(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王叫我来飙车并收藏逢床作戏(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