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98

    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98

    最会察言观色,马上会意过来,娇滴滴地掐了他的腰一下,把头靠在刘茫肩上嗔道:“死鬼,人家还没吃你的醋你倒吃起人家的醋了!今晚还想不想睡床了你?”

    刘茫凑在他耳边安抚他,百忙中抽空出来对着任海匆匆地说了一句:“麻烦你了啊兄弟,我走了。”

    任海看着那两个恨不得黏在一起的背影,心里如同坠入冰窖的溺水者,绝望又无法张开口说一句话。他知道,他就知道刘茫从来都不会羁縻于一个人,他大大咧咧心如赤子,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从不吝于表达,放弃一个人也不过是豪醉一场的事情。

    那一瞬任海觉得,等到他能告诉刘茫自己爱他的那一天,刘茫恐怕已经不屑他的爱了。

    令人冷彻肌骨的绝望如潮,将他灭顶覆盖。

    刘茫和汪明回到家以后,汪明撸起袖子开始做饭,刘茫就翘起二郎腿在沙发前看鬼片。刘茫租的这个房子挺小的,也没有把厨房跟客厅间隔开来,于是汪明也一边剥栗子一边看那那电影。

    刘茫开了瓶啤酒喝了一口,看到鬼片里面那女主角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伴随着一段凄厉可怖的背景音乐,瑟瑟发抖地走进了一间废弃的工厂去找失踪的小伙伴。他于是大骂道:“我靠,这个正常人就不会进去吧?这无脑也无脑得太bug了!”

    汪明在一旁突然插嘴道:“你觉得她无脑只是因为你在看鬼片你知道里面必定有鬼,可是片子里的女主说不定是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呢。她会在晚上明知危险还出去探险,就跟有些人明知道会放不下某个人还偏要跟他纠缠不清,她相信没鬼就跟有些人相信自己不会再对人渣心动一样,其实人的愚蠢都是相似的。”

    “就你他妈有嘴是吧?”刘茫冷冷地说道。

    汪明悻悻地闭上嘴,然后就看见刘茫快速地伸手往眼上一抹,他脸上有些惊愕,“你……”

    “干什么?没见过人看鬼片看哭吗?”刘茫恼怒地吼他,又伸手胡乱地在眼上抹了一把,眼眶还微微发红。

    第79章 虽然周哥不会做饭,但是周哥会罩你(今天有彩蛋)

    陆晦回到周重行家的时候,那个面容清冷的人正在书房里翻看业务报表。由春入夏,天气也越发和暖,周重行今天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白色衬衫,衣袖整齐地折了三折,露出半截白皙的手臂,看起来也是刚下班的样子。

    周重行听见他的脚步声,便转过头来看他,说道:“我买了晚餐,就在厨房那里。”

    “好啊,等下一起吃。”陆晦顺势靠在门框那,双手抱臂,歪着头笑道,“哪天周哥做饭给我吃好不好?”

    周重行将手上那份报告翻了一页,金丝眼镜下的眼睛依然专注地看着文件上的内容,“我没有做饭经验,你喜欢吃家常菜的话,下次带你去一家风评不错的私房菜馆。”

    “我不是想家常菜,我是想吃你……”陆晦暧昧地停顿了一下,才补充道,“做的菜。”

    周重行不置可否,转了个话题说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嗯?”陆晦想了想,说道:“暂时想先休息几天。”

    “嗯。”周重行应了一声,隔了一会又说道:“尽管我知道你很能干,但如果需要帮忙的话可以随时找我。”

    陆晦笑了,“有周总给我撑腰,现在感觉自己后台特别硬。”

    周重行也几不可见地勾了勾嘴角,陆晦看见他不经意地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于是问道:“没了我给你添乱,怎么最近还是这么忙?”

    “我刚当上小周氏的董事长,还有很多事务要交接。”周重行推了推眼镜,垂下了眼睑,“再加上先前的几个项目耗资巨大,收益又全部去了填补大周氏的一些亏损,现在资金周转景况很严峻。”

    陆晦点点头,说道:“反正现在你完全接手小周氏,以后再也不会为他人作嫁衣裳了。”

    周重行嗯了一声,终于看完了手上的报表,他平静地说道:“已经两不相干了。”

    陆晦见他合上了报表,这才懒散地走了进来,在他身旁停下,手贴在他的脸颊上。周重行摘下眼镜,便靠着他的手掌闭上了眼镜。

    “这么累?”陆晦看着他这副眉头微蹙,嘴唇轻抿的样子,喉咙有些发紧,“要不要帮你按一下肩膀?”

    周重行抬眼看他,因为没有戴眼镜的缘由,他的眼神有些迷离,“按肩膀可以,其他的事情……不行。”

    “为什么不行,嗯?为什么?”陆晦俯低身,头凑近了在他的颈窝上拱来拱去,一副绝不罢休的样子,周重行被他弄得又痒又麻,全身过电一样绷直了背,戴上眼镜推他道:“总之不行,其他地方都可以,书房不行。”

    陆晦顺着他的视线去看那柄放在书架上的扇子,长长地“哦——”了一声,狡黠地改口道:“其他地方都可以,那我们就做遍家里每一个角落……今天就去阳台做,好不好?又空阔,又能看风景……”

    “会被其他住户看见,阳台也不……唔……不行……”

    二人拉拉扯扯出了书房,周重行就被陆晦直接摁在走廊的墙壁上,陆晦比他高了大半个脑袋,把他堵在墙上的时候几乎要把光和空气都隔绝在外似的,周重行呼吸不畅,胸膛有些起伏。

    “周哥出尔反尔,说好了其他地方都可以的。”陆晦深邃的眼睛盯着他,眼里是不掩饰的欲望和戏弄,“该怎么惩罚才好?”

    周重行推了推眼镜,平静地轻声说道:“那你想怎么惩罚……”

    陆晦挑起他的下巴,邪邪地笑了一下,便不容反抗地吻上了。周重行被他狠狠地顶在墙上,顺从地张开嘴,陆晦的舌头进搅了进来,挑逗着、纠缠着越吻越深,周重行觉得自己正被他玩弄疼爱的舌头一片酥麻,呼吸粗重地将手勾在他脖子上,闭着眼生涩地回应起来。

    等陆晦意犹未尽地分开时,周重行几乎喘不过气来,来不及咽下的津液顺着嘴角流下下巴,拉着黏黏的细丝滴到白衬衫上。陆晦将他上衣的扣子一一咬开,又把里面的汗衫推到腋下,露出赤裸的前胸来。周重行的胸膛到肚脐一连片的皮肤都白皙得令人血脉偾张,也正因如此,落在这副身体上的暗红色极为抢眼,尤其是那块落在微红乳头旁边的印记,陆晦看了就没忍住在自己留下的痕迹处嘬了嘬,惹得周重行整个人一颤,几乎有些脚软。

    “你也很喜欢这个吻痕?”陆晦抬起头看他,声音低沉又充满磁性,“还是说……很喜欢我的嘴唇?”

    周重行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焦躁,低声斥道:“要做就做,别说胡话!”

    陆晦嗤地笑得周重行耳根发红,他一边解皮带一边说道:“好好好,现在就操你,我先脱个裤子,能等得及吗?”

    分卷阅读98

    分卷阅读98

    -

章节目录

逢床作戏(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王叫我来飙车并收藏逢床作戏(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