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104

    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104

    本这应该是任海说一句陆晦说一句的双簧戏,但任海没有等来陆晦的话,只好自己一个人演了下去,他眉头舒展,带着一点崇拜,似乎十分真心实意地说道:“果然还是嶷少有见识,周伯伯也聪明,留了这么一手,这么看来周重行的确就不足为患了。”

    周嶷听得十分受用,自认无比谦虚地说道:“我啊,也就是比你们多见了几年风浪,想得略比你们周全一点点而已嘛!”

    任海又故意露出为难的神情,“不过,就算没了周重行,陆永丰背后那杨家的势力不容小觑,恐怕连周家都要让他们三分吧?”

    周嶷最受不得激,当下就撇撇嘴说道:“不就是一个杨家,有我在你们怕什么?比砸钱比家底谁怕谁似的。”

    任海就像寻常的一个未见过多少世面的少年,脸上崇拜之色愈发浓厚,又真心实意地夸赞了周嶷一番,他本来就长得温淳讨喜,捧得周嶷快要膨胀得上天去,当下就一拍脑袋答应了许多资助。

    等送走了周嶷,任海去把办公室的门关紧,才微微一笑道:“跟这种世故但愚蠢的人合作真是麻烦。”

    他扭头看了看坐在办公椅上的陆晦,说道:“画着头牛的那个水杯是大学的时候茫茫送的,不能砸。”

    陆晦脸色十分难看,憋着一股无名火在桌子上砸了一拳。

    任海三步并两步地上前把那只宝贝杯子拿到怀里护着,挑眉说道:“这么护短?”

    “周重行用不着我护,他精明着呢。”陆晦寒声说道。

    任海在心里暗想:周吹。

    “行了,别管那周嶷。”任海拍拍他的肩膀,“好歹你又可以回陆氏了,总归是好事,中午请你喝酒去。”

    陆晦的脸色依旧阴沉不定,沉默了许久才说道:“老头子说他会拖住杨家。”

    “嗯?”任海眉毛一挑,知道他刚才没跟周嶷说全。

    “他不只是让我和陆永丰公平竞争。”陆晦说道。

    “我会帮你夺得继承人的资格。”

    昨天陆跃群是这样说的。

    “那他打算怎么做?”任海问道。

    “杨家不能正面刚,只能拖住。”陆晦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冷,“如刚刚周嶷所说,现在周重行刚接手小周氏这个负债累累的烂摊子,是最好的突破口。”

    任海了然:“如果周重行出事,陆永丰肯定不会坐视不管。有陆永丰在,即使我们对付周重行,周重行也不会真的破产,但是陆永丰自己的产业会因为救济周重行而在半年时间内输给我们。”

    虽然表面看来对付的人是周重行,但实际上受到影响的是陆永丰,周重行的利益反而并不会受到真正致命的伤害。

    任海知道这或许正是陆晦现在的纠结之处。

    “那你打算怎么办?”任海问道。

    “怎么办?”陆晦看着他,冷静得近乎冷酷地说道:“当然就这么办。”

    “你真的要对付他?”任海微微拧起眉毛,“虽然在利益上这样做是最好的,但作为朋友我还是劝你再想想。”

    “我已经想了一整个晚上了。”陆晦说道。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任海温和的脸上闪过一丝烦躁,“就算周重行最终损失不大,但一旦你对他出手,你们现在的关系就完了。”

    “我知道。”陆晦神色平静地说道,“我是喜欢周重行。”他顿了一下,又沉声说:“甚至,我爱他,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爱上一个人,的确。

    “只是我不是你,对我而言,爱情从来不是放在第一位的。”陆晦冷静地继续说道,“如果一件事能让我得到我一直想要的东西,只要不伤害他,而是让我和他永远不可能在一起,我也会做。”

    “精神上的伤害不是伤害吗?”任海确实对他的做法不敢苟同。

    陆晦直接反问道:“那你为了保护刘茫而欺骗他,难道又没有对他的精神造成伤害?”

    任海被他噎住,当下变了脸色,冷冷地说道:“行,我不管你了,就这么办吧。”

    陆晦点点头,“今晚我会和周重行分手。”

    他的声音很低,仿佛只是在说给自己听。

    第84章 一千七字的短刀能虐得去哪里哦

    陆晦站在家门前,现在已经将近晚上七点,他知道自己推门进去就能看见下班后坐在沙发上看书的周重行了,平日里他会这样等自己回来,然后一起去隐蔽的餐厅吃饭。

    陆晦觉得这扇门像装着薛定谔的猫的那个盒子,他有一瞬间不想打开它,仿佛不打开这扇门,那个时刻就永远不会到来。

    但这种软弱的想法也不过只是出现了一瞬间,陆晦冷着脸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咔嗒。

    然而,今天的沙发空空荡荡的,谁也没有坐在那里。

    陆晦心里闪过一丝仓皇——他知道了?

    但很快,从厨房里传来的气味打断了他的思考。

    和这间屋子的整体风格很相像,陆晦家的厨房装潢得很有现代感,各式厨具应有尽有,但陆晦回国一年多以来,它就是一个形同虚设的存在。陆晦不做饭,周重行也不爱做饭,他们都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忙。

    然而今晚,这个形同虚设的厨房里,第一次传来了饭菜的烟火味道。陆晦循着气味到了厨房,看见周重行帮着净色的围裙在手忙脚乱地炒菜。他看起来就是第一次下厨的模样,强作镇定地把姜丝、蒜粒和大葱倒进去,一边躲避着四溅出来的热油,一边生涩地翻动着锅铲。作料在火热的锅里被油炒得滋滋作响,散发出温暖的、寻常家庭里傍晚独有的香气。

    周重行看见他,就说道:“愣着做什么,过来帮我拿着这个盘子。”

    陆晦想说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怔怔地走到他旁边给他打起了下手。周重行做了三个菜一个汤,整整齐齐地摆在饭桌上,他回头瞥了眼盯着自己看的陆晦,说道:“怎么,不敢吃?”

    “怎么不敢。”陆晦坐到饭桌前,挨个地把菜尝了一遍。

    客观地说,周重行第一次做饭,要评价这次做饭的手艺的话,大概就是四个字:都煮熟了。

    周重行吃饭的时候很安静,低着头,似乎吃饭也是一件一丝不苟的任务。半晌他抬头,见陆晦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便说道:“你觉得不好吃的话,要不叫个外卖?”

    “不是,我觉得很好吃。”陆晦拿起筷子,吃得狼吞虎咽毫无风度,就像一个刚下班的、饥肠辘辘的丈夫。

    天花板上橘色吊灯洒下柔和的光线,打在两人的头顶上,那抹暖色也可以被假装当成是不易得来的温馨。

    一顿饭很快就结束了。

    “第一次吃你做的菜,”陆晦露出了今晚的第一个笑容,真心实意地说道,“谢谢你,周哥。”

    周重行也轻轻笑了笑,“不必客气,

    分卷阅读104

    分卷阅读104

    -

章节目录

逢床作戏(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王叫我来飙车并收藏逢床作戏(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