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122

    逢床作戏(H) 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

    分卷阅读122

    就会有生命危险,这种情况下,要马上放弃我。”

    他看着陆晦的眼睛,说得极其认真,想了想又严谨地加上了两种情况,“还有,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要去过新的生活;如果有一天你不喜欢我了,你要告诉我,然后我们可以和平分手。这几种情况之中的行为都不算抛弃我,我的确想要和你在一起,但一切要建立在你活着、并且你和我在一起时是快乐的这个前提之上。”

    陆晦越听表情越发严肃起来,等周重行说完,他问道:“如果昨晚是你看见周嶷要在背后捅我一刀,你会怎么办?”

    病房里安静了好几秒,周重行站起来,说道:“我去给你打点热水喝。”

    陆晦在他背后凉凉地说道:“所以,周重行,你不觉得你有点强人所难吗?”

    周重行倒了小半杯温热的白开水,“你说过,有时候很讨厌我嘴上不饶人,常常想堵住我的嘴。其实,我对你也常常有这样的想法。”

    说罢,他将杯中的水含进嘴里,一边贴上了陆晦的唇将水灌了进去。

    一丝丝温热的水有节制地、缓缓地滑入陆晦的喉咙里,因为带着某人的气息而显得甘甜无比,陆晦惬意地享受着这难得温顺而主动的喂水服务。温水不一会儿已经灌完了,他还按着周重行的后脑勺,眷恋地、得寸进尺地吮吸着周重行的口舌,渴求更多的甘霖,唇舌交缠间他能感觉到周重行克制不住的汹涌情意。他们互相索取着彼此,互相慰藉着彼此,所有的惊惧、担忧、愧疚、感激、爱意都在这一吻之中得意忘言。

    黏黏糊糊地分开的时候,周重行整个脸都像煮熟了一样,急急地喘息了几下,又凑到陆晦唇上印了一下。陆晦当即就在心里骂起了周嶷除了弟弟以外的祖宗十八代,要不是那渣滓害他现在身体不便,真他妈想将眼前的这个人翻身压着狠狠地吃干抹净。

    陆晦抚着周重行的脸,眼神幽深,“总之,你以后都不准对我那么见外。”

    周重行红着脸点点头,“对了,你昨晚是怎么知道我在哪的?”

    “昨晚我的应酬提早结束了,我回家看你不在,以为你回家取东西了,就到你家找你一起去吃晚饭。结果看到了你家里的打斗痕迹,我觉得不对劲,就去让保安调了监控,结果就在监控里看见了周嶷跟几个人扛着一个大麻袋出去。”陆晦说道,向来自诩天不怕地不怕的狂妄之人现在回想起来都有点余悸。“我立刻就报了警,嗯……之前咱俩闹矛盾那会儿我怕你从我家里跑出去就在你手机里弄了个定位……”

    周重行挑了挑眉。

    陆晦赶紧补全道:“那时候你被追债追得厉害,我是怕你出事以防万一才安的,我原本打算过几天就把那定位卸除的。”

    周重行看他这样子忍不住露出一点笑意,“我又没说你什么。”

    “操他娘的,幸亏我应酬提早结束了,幸亏我还没卸除那个定位的小程序,”陆晦说着说着忍不住用力抱紧了周重行,“我昨晚真的很害怕,我以前在美国被人拿着枪打劫都没昨晚那么害怕。”

    周重行无限缱绻地和他耳鬓厮磨,轻声说道:“幸亏有你,真的。”

    “那你以身相许?”陆晦邪邪一笑,又回复到平时那个样子。

    周重行也忍不住笑了,“可以啊,少侠。”

    第96章 风雨如晦,与子偕行(完结啦)

    陆晦的情况虽然说没有生命危险,但伤得到底不算轻,因此尽管他本人不太情愿,但还是老老实实地住在医院里接受各种治疗。周重行也有点轻伤,便陪着陆晦留院观察了两天,任海也够讲义气,过来探望时笑了笑就说道:“你俩好好养伤,小周氏我会替周总再多看几天,陆晦管的那个子公司最近事儿比较少,我到时候一并兼顾一下也应付得来。”

    周重行就有些歉意,毕竟任海自己也有任氏要打理,这样全部交给他也太为难了,“小周氏那边我让陆永丰帮忙看一下就可以了,我在医院也可以处理一些事务,没关系的。不过,陆晦那边可能就要麻烦你了,任总,这次真的谢谢你。”

    “你找陆永丰,怕不是想小周氏再破产一次哦。”陆晦在他隔壁床凉凉地说道,他大手一挥,“行了,别跟任海这小子客气,他要谢谢咱们都来不及呢。”

    周重行正有些疑惑,就看见刘茫抱着个水果篮推门进来,“周总,公司派我当代表来看看您,您身体好些了吗?”

    “是小刘啊,”周重行说道:“谢谢关心,我好多了。”

    任海看着刘茫马上皱起了眉,“才开春多久你就穿短袖,着凉了怎么办?”

    周重行听见任海这样亲昵的话有些意外,刘茫也是一副措手不及的模样,咳了一声说道:“哎,好。”

    “过来我摸摸你的手冷不冷。”任海丝毫不理会刘茫的避嫌,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刘茫一把拉过任海,低声骂道:“你发什么神经,我老板看着呢!”

    任海握住他的手,坏心肠地一笑,“没事,你老板私下里还得喊你一声嫂子呢。”

    陆晦马上不干了,“我靠任海你少占便宜,咱俩谁大谁小啊,周重行要喊刘茫,也是喊弟妹好不好?”

    周重行跟刘茫皆是一愣,周重行率先反应过来,问道:“你们……是一对?”

    刘茫尴尬不已,但任海伸手过来揽住了自己的肩膀,他索性就耿直地点了点头,“没错。”

    “说来,还是要谢谢周总,所以我欠你们一个人情。”任海笑吟吟地说道,“所以周总就不要跟我客气了,这几天就好好养伤吧。”

    刘茫也重重地点了点头。原本任海跟他表白的时候,他还陷于患得患失的纠结之中,害怕任海又耍他一回,害怕得而复失,直到那天晚上他和任海赶到医院,看见抢救室门前绝望又彷徨的周重行,刘茫看着自己身旁的任海,才突然想通了。

    的确任海骗过他伤害过他,但是刘茫依然喜欢任海,这还能怎么办呢,难道要让任海也一一尝遍自己当初受到过的拒绝和难过、让任海倾尽所有去证明他爱自己这样才解恨吗?就像那句被说烂了的话一样,谁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刘茫不想再折腾了,看着眼前面临着生死永隔危机的周重行,他只想紧紧抱住他的任海,活在当下,珍惜眼前人。至于谁更爱谁多一点,谁付出多一点谁受过的苦多一点,这他妈都是屁,一点儿也不值得计较。

    周重行看着眼前肩碰着肩的两人,笑了笑,“那恭喜你们了。”

    刘茫大喇喇地说道:“没事儿,老板你好好休息,当然了……这个季度的奖金要是能加多点儿呢,咱们工作就会很有冲劲了,嘿嘿。”

    周重行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我记得我好像说过,公

    分卷阅读122

    分卷阅读122

    -

章节目录

逢床作戏(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大王叫我来飙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王叫我来飙车并收藏逢床作戏(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