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天正在拉动古,准备摆出晚上的古牌诱饵形状,忽然间就看到天上一艘飞碟飞了下来,无天直接呆愣在了原地,好半天后才拍着古的肩膀道:“古,快点醒过来看外星人啊。”
    古当然是没法醒过来看什么外星人的,而这飞碟形状的飞行器飞快落地,就从里面钻出来一个形状畸形,无天一时间很难以形容的生物。
    不过毕竟是外星人嘛,无天倒是做好了看到奇异生物的心理准备,虽说这形状确实是有些怪诞得夸张了,怎么说呢,这头生物看起来像是他上一世在网上看到的怪诞虫的化石那样,分不清头和尾谁是谁的那种。
    无天手足无措的迟疑了半响,他就挥手说道:“啊,那个,哈喽?我们来自地球。”
    那个外星人离开飞行器后,就在摆弄一个奇怪的仪器,然后它就借助这个仪器说出了人话道:“地球?你们不是来自洪荒大陆?”
    无天愣住了,他立刻就说道:“不不不,是是是,我们来自洪荒大陆,请问你是来自天顶星吗?”
    外星人正在摆弄仪器的动作顿时一顿,然后它就边摆弄仪器边说道:“你这说话讨打的语气,让我想起了很久很久前遇到过的那一群人了……希望你和那群人没什么关系,现在,要上我的飞行器吗?神尸衍生物就要出来了。”
    无天立刻就秒懂了所谓神尸衍生物,现在的时间已经是临近黄昏结束,很快的,那些怪物们就要出来了,很显然的,那些怪物就是所谓的神尸衍生物,之前是没得选,现在既然可以跑了,无天自然不可能待在原地挨打了,所以他立刻就拖着古向那飞行器而去。
    这个外星人却是热情,他居然也和无天一起来拖动古,两人费尽力气将古拖到了飞行器上,这外星人立刻就启动了飞行器升空,而这时在大地上已经开始出现了那些衍生怪物们,无天从窗户看下去,他顿时就深深的呼了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这时,那外星人就对着无天说道:“你就一点不担心吗?”
    无天愣了一下,他边看着这飞行器内的简约风,一点都和他想象中的未来高科技风不同,同时问道:“担心什么?”
    外星人指着无天,又指着古说道:“比如我若是心怀不轨,想要拿你们来做实验怎么办?比如解剖了你和这个人,再或者将你们变成怪物之类?你就一点不担心吗?”
    无天顿时浑身都僵住了,他缓缓转头看向了这个外星人,他的脖子和身体甚至僵硬得听得到骨头的卡察声,无天就用颤抖的声音道:“你不会这么做吧?”
    外星人摊开了手……若那是手的话,它说道:“嗯,我是不会这么做,但是其余人,或者是别的势力,别的生命就说不定了,他们是不会有所谓仁慈的,只要能够获得足够利益,他们可以出卖一切,利用一切,你的信任不适合给所有人,谨记这一点,在这高纬度中,这是你活下去的最大依仗。”
    “高纬度?哈?这里不是宇宙空间吗?你不是外星人吗?”无天顿时有一种曰了狗的感觉,他立急急的问道。
    “宇宙空间?外星人?”这一下子轮到外星人给整不会了,它沉默了好半天,然后才对无天说道:“我想……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你说呢?”
    就在这艘飞行器上,当外星人关闭了这飞行器上的许多设备后,无天便被这外星人一直询问,而无天也没有接受到旁白的提醒,所以他也就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之后这外星人久久沉默,再之后,外星人就开始介绍起他和他所属势力的来源。
    这一番交谈完毕之后,无天才知道他之前距离死亡仅仅一步之遥,虽然没有什么实感,但是现在回想起来依然觉得阵阵心慌。
    这外星人,不是,瓦罗撒这时对无天说道:“你们既然出现在了这高纬度,而且现在又活了下来,那就要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做了,按照你的说法,古应该就是临圣,但又不是完全的临圣……说实话,你们居然敢闯入高纬度?而且居然还活了下来?这真是让人匪夷所思,但不管怎么说,你们至少是活了下来,接下来,我要你们听从我的安排,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害你们的,但是在我所属势力中的其余人就说不定了,要知道,这可是一尊昏迷着的临圣啊,任何圣位神灵都会开出足够让他们心动的价格来,便是重新化为主物质世界的真实生物都有可能,所以你接下来一定要按照我的吩咐来说话,切记!”
    无天连连点头,然后他又迟疑的道:“那你呢?按照你刚刚所说,你难道就不渴望成为主物质世界的真实生物吗?”
    “当然渴望了。”瓦罗撒直截了当的说着,他说到这里时,就指着自己道:“可我是一个地灵族,至少原本是,所以我还牢牢记得我们地灵族的最终追求,而你们的出现就代表着这个天地规则已经有所变化,这最终追求就有一线可能成功的机会,这远比我一个人的生死重要,重要得多,所以我一定会保护好你们,而且你们要做的,就是听从我的一切吩咐与那排,那怕这个吩咐与安排听起来很残酷。”
    无天就有些拿不定主意了,他也不知道眼前这个自称地灵族的畸形生物所说到底是否可信,不过他也是有绝招的人,所以当即就连连拍打自己的脸道:“喂,他所说是否可信啊?”
    瓦罗撒就目瞪口呆的看着无天开始了他的表演,先是拍打自己的脸,然后越拍越用力,脸都被自己给打肿了,这还不算,他接着就边问自己,边用脑袋撞墙,直到他撞得头破血流,瓦罗撒都看不下去了,他边阻拦边说道:“我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你实在是不必这样,我知道你在高纬度上可能看到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东西,所以让你的精神有些失常了,现在好好忍住,之后回到主舰后,我一定第一时间为你修理大脑,如何?”
    无天却是不管不顾,在撞头都不行的时候,他就左右张望,终于是发现了这艘飞行器内有一些凸起的尖角处,他就狰狞笑着向那尖角处走去,想要直接撞一下太阳穴试试看,这实在是吓傻了瓦罗撒,他也顾不得许多,用他畸形的身体拖住了无天,而无天就在这时听到了旁白的声音。
    (……可信。)
    无天顿时松下了身体,他也不顾满脑袋的鲜血,只是拍着自己的脸,乐呵呵的说道:“早说不就好了嘛,非要嘴倔,现在受苦了吧,呵呵……嘶,好疼啊……”
    瓦罗撒下意识的放开了无天,然后离无天远了几步距离。
    与此同时,在星界生命的主舰上,一处隐秘的房间中,原天蛇族的星界生命正看着这艘飞行器中的一切,当他知道昏迷的古有极大可能是临圣时,他的双眼都在放光,但是接下来无天表演的那一幕却让他双眼开始打颤。
    所谓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则怕精神病的,此时此刻,无天的表现毫无疑问就是精神病的那种。
    若是普通的精神病也就罢了,但这可是有魔世界的精神病,而且他们所在的地方就正好是高纬度,这里的精神病是可以毁灭世界的啊……
    “临圣……”原天蛇族的星界生命迟疑的呢喃着,然后他自言自语道:“谨慎,谨慎……总之,从长计议,一定要从长计议!”

章节目录

洪荒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zhttty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zhttty并收藏洪荒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