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和纳兰瑾年先行离开了宴席。
    冬夜,北风呼呼,吹在脸上刺骨的寒。
    纳兰瑾年的手搭在温暖的肩膀上,拥着她,将身上的大氅一大半批在她身上,给她御寒。
    温暖低声问起他烧敌军粮草的事。
    他细细的回答。
    对于纳兰瑾年来说,无声无息的带着一桶油,潜入大军已经离开的敌营,烧了敌军的粮草并不难。
    温暖看了一眼天上的明月,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今日一战,灭掉了敌军十万,烧了敌军三个粮仓,第一战重挫敌军士气,算是做到了!北溟国真的是赔了粮草又折兵!对了,我厉不厉害?”
    “嗯。厉害!”纳兰瑾年嘴角微扬,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人儿,女子笑容清浅,眉眼弯弯,比天上的月华还要皎洁,夺目。
    纳兰瑾年有点移不开视线,他圈着她肩膀的手紧了紧,伸出另一只手,捏了捏她娇俏的鼻子:“看路。”
    “我有看啊!”温暖摸了摸自己的鼻,冰冰的。
    纳兰瑾年失笑,他其实是提醒自己看路!
    但也没有解释,他笑着应了一声:“嗯。”
    温暖接着道:“现在北溟敌军一时没有了粮食,定然坚持不了多久,只会想办法快点攻下下一座城,抢夺一些粮食来给二十万大军果腹。下一战,应该很快便会来临。明日我让人放出消息,说大军还没到,我和你提前来,是想暗中救下八公主。并且说我们已经有了八公主的下落。不管帝君溟信不信我们查到了八公主的下落,他得到消息应该会加派人手,守住八公主,我们趁机让小黑留意一下哪里的守卫突然加强了,看看这样能不能找到八公主。你觉得如何?”
    “嗯,可以一试,帝君溟是一个比较自负的人,就算没查到小八的下落,他也会用小八威胁我们的。你不用着急。小八暂时不会有性命危险。”
    “嗯。我不是担心八公主有性命危险,我是怕她受皮肉之苦。”
    这也是不可避免的。
    生为皇家公主,享尽无穷的富贵与荣华,但也是有风险的。
    以前甚至会有公主去和亲,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只不过这些话纳兰瑾年没有和温暖说,只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不过明天我要赶去蝴蝶谷,这里交给你了。”
    押送帝君贤,凤笛还有贾静筎的队伍马上便要到达蝴蝶谷。
    北溟军那几支队伍马上便要汇合,看样子目的也是打算在蝴蝶谷里埋伏起来,然后趁机救走帝君贤。
    蝴蝶谷是一个好地方,地势险峻,易守难攻,谁先埋伏占领了,谁便占领了先机。
    温暖也知道,她点了点头:“好,这里就交给我吧!定然不会让北溟大军再攻下一座城!算算时间,我们的大军也快到了吧?”
    纳兰瑾年相信温暖有能力护好一座城:“嗯,最慢还有两日便到,.....”
    两人一路说着,一路往屋子走去。
    不远的一段路程,便将接下来要干的事情都交代好了。
    屋里,灯火莹莹。
    温暖梳洗完后,便捧着一本关于奇门遁甲用的兵书,坐在床上看着。
    纳兰瑾年梳洗完后出来,走到床边,坐下,抽走她手中的书:“烛光暗,伤眼,怎么还不睡?”
    这里不比京城,点的是油灯,光线不够,看书会伤眼。
    “嗯,高兴,一时睡不着,便看看书。”温暖说着便躺下,钻进了被窝。
    打了胜仗高兴,自然会有点兴奋,难以入睡。
    纳兰瑾年将书合上,放在一边,上了床,挥手灭掉了灯火,一室瞬间陷入黑暗。
    他将小人儿拉进怀里,低声道:“既然睡不着,那我们干点别的什么。”
    成亲快一个月了,这大半个月,他们都是在赶路,风餐露宿的,自然什么也干不了。
    很难得,今晚有一点点空啊!
    明天一早,他又要出发赶去另一个地方,来回估计要好几天。
    冬夜
    月华皎洁,
    星河清浅。
    一室旖旎。
    这一夜,这片天空下,许多人一夜好梦。
    这一夜,这片天空下,许多人一夜无眠。
    ~
    第二天,温暖是被士兵们训练的声音吵醒的。
    她睁开眼,身边已经没有人了,她伸手摸了摸,被窝里只留下了一点余温。
    温暖翻了个身,撩起纱帐,看了一眼沙漏。
    辰时还没到。
    温暖躺回床上,只觉得腰酸背痛!
    都怪昨晚他如此疯狂,缠了自己半夜,寅时才睡下。
    温暖又想到这大半个月,一直赶路,没有一天睡眠时间是超过两个时辰的,他都不用累吗?
    还过想到现在的处境,也不可能有太多的时间休息,不累是假,只是想睡也没有太多时间,这也无可奈何!
    看来得弄个药丸给他调理一下身体,补补,别熬坏了。
    温暖想到药丸,便想到了自己也该吃避子丸了,但是想到明天就是小日子,吃不吃也没有关系。
    她又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滚了滚,觉得腰肢没有那么酸软,才下了床。
    陈欢和陈喜听见温暖醒来,在门外唤了一声:“王妃是起床了?”
    “嗯,进来吧!”温暖应了一声。
    两人推开了门,捧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
    陈喜对温暖道:“王妃,你的月事带放柜子的抽屉里了。”
    温暖的小日子很准,陈喜和紫菀她们每次都会提前一天给她准备好月事带。
    “好。”
    温暖随口应了一声,然后梳洗了一下,便开始吃早膳,早膳是肉糜粥和馒头。
    在军营,每日的膳食,武将和士兵们都是一样的,只是分量没有规定,毕竟每个人的饭量不一样,得管饱。
    温暖拿起一只馒头,想到什么问陈欢:“敌军有什么动静?”
    陈欢给温暖盛了一碗粥,笑道:“敌军派人包围了永平县,然后安排了一支一千人的队伍,逐家逐户的搜查,整整搜查了一夜,却是什么都没有得到,一粒粮食都没有找到,白忙活了一场。”
    温暖笑了:“这也不枉我们空城来迎接他们。”
    天知道要撤走一城的人和物资,也是不容易的。
    而且这件事还要做得隐蔽。
    幸好曹子豪做得不错。
    说完,温暖勺了一口粥吃。
    陈欢继续道:“奴婢估计北溟敌军随身带的干粮吃不了几天,应该会在粮尽之前再次攻城。就是不知道他们会攻那一座城。”
    温暖点了点头:“这是一定的,舞阳县是一座小县,人口都不够二十万,攻下它对他们作用不大,现在所有物资都集中在永定城,他们攻下永定城,才能解了他们没有粮食的燃眉之急,所以十有八九会攻打永定城!今天我们便要做准备了,敌军定然会赶在我们的大军来到之前,攻城。”
    陈欢点了点头:“王妃,吃点馒头。”
    “好。”
    温暖用完早膳,正准备去看看士兵晨练,陈喜来报说:“王妃,兰陵国国王求见。”

章节目录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渐进淡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渐进淡出并收藏农女福妃名动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