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狂风吹拂,卷起几缕萧瑟。
    破败的楼阁之内,燃灯道人缓步前行,看着这建康城的残破局面,叹了口气。
    “不知世外生灵,是否真能在此处站稳脚跟。”
    就在这时。
    “只让他们二人前去阻拦,你真个放心?”
    点点血迹从四周的土壤中渗透出来,慢慢聚集在一起,形成一道人影,却是个身着红色大氅的威武男子。
    燃灯道人看了来者一眼,神色如常,说道:“自传说尹始,你便几次涅槃重生,受到诸多重创,却依旧还能留存,不愧是你啊……血海尊者。”
    “此次,本尊还要感谢尔等。”那血海尊者笑了起来,“若不是尔等将这人间的天地之力压制到如此程度,本尊想要真身降临,借人间血肉重生,还没有那般容易。”
    燃灯道人便道:“你既占了便宜,不找个灵山宝地安生待着,参玄修道,为何要来此处?莫非以为真身降临了,便能占山为王,将这南天龙脉的根源处化做道场?”
    “还得是你,一开口就给人戴帽子、定基调、泼脏水。”血海尊者不以为意,反而露出笑容,“本尊此来,自然不敢窃据龙脉,何况这龙脉已然损毁……”
    轰隆!
    说话间,前方忽有一片土地骤然崩塌,形成了一片空洞,内里满是青苔、风化的痕迹,彷佛很多年前就已存在。
    但这般异变并未阻止血海尊者的话语。
    “……本尊此来,一来是为了道谢。二来么,就是想知道,未来对于人间,尔等有何等规划?世外降临,世间宗门也好,王朝也罢,都要被一并镇压、控制,几无反抗之力,日后沦为家畜,但你们几人主张不同,这未来的人间要遵循哪家之道,还是要弄个清楚的。”
    “这件事,就不劳尊者费心了。”燃灯道人摇摇头,并不回应。
    “本尊怎能不费心?”血海尊者却不依不饶,“就如眼下,尔等追捕那陈氏,几位教主亲自出马,却还是让他逃脱,钻入历史深处,造成了诸多影响,如果不弄个清楚,你们连抓个人都分歧众多,勾心斗角的,何况是划分人间?”
    燃灯道人却不回答,只是表情凝重了几分,他看着血海尊者,只问:“这些事,你是从何处得知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血海尊者咧嘴一笑,“不过,道友若愿意将之后的人间安排透露一二,本尊也不介意,将个中缘由说出。”
    燃灯道人盯着对方看了许久,忽然摇摇头:“告诉你倒也无妨,未来的天地之间,当有高低之分,天道居于上,其数有九,大地位于下,以十为满。”
    “九天十地?”血海尊者眉头一皱,“这么一听,确实与如今的四大部洲不同,俺……本尊……”
    “嗯?不对!你不是血海!”燃灯神色一变,勐然挥袖,便有一道道星光朝那“血海尊者”奔涌而去!
    下一刻,血海尊者通体崩解,化作丝丝缕缕的光辉,最终汇聚于半空,成了个身披金甲的猴子,那猴子毛脸雷公嘴,浑身金黄毛发,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手持一根铁棒,踩在云团上,笑嘻嘻的道:“厉害,厉害,不愧曾为古佛,俺老孙不与你一般计较,走也!”
    说罢,身化金光,便要遁走!
    “来了还想逃?”燃灯道人眉毛一挑,长袖甩出,那袖口涨大,彷佛要将天地装下,眼看着就要将那道金光笼罩,却倏的扑了个空。
    “怎么?”察觉到对方似是突然之间失了存在,燃灯道人眉头一皱,“不是遁法,而是其存在本身消失了?但瞬间不存,可不是一般人物能做到的,他一个异类……不对,那陈氏所炼化的心魔,似乎就是猿猴之状,而且也是姓孙!但那只猴头理应还在西行路上,而且和眼前这人似乎不同。”
    这般想着,他掐指一算,旋即面容微变。
    “竟然不是那头心魔猿猴,而是一个五百年前,被镇压在五行山下的妖猴?那该是两汉之时,天地间何曾有过这样一号人物?还齐天大圣?这名号着实犯忌讳,莫非是自比天道?此猴还曾经大闹天宫?何曾有过这样一个传说,难道是被扭曲了历史,加入长河内的虚假传说?最终化假成真了?”
    燃灯道人想到了深陷在长河内的那几人。
    “这倒也有可能!方才的血海虽是假的,但他说的事,却不见得假。吾等这群人,看似立场相同,但其实不过是缚在一起的鸡,神通固然不小,却又相互牵掣,就算是对那陈氏,都各有谋划和目的,就算真有能将他镇压、诛灭的机会,恐怕都会空自犹疑,浪费机会!否则的话,断然不会有这只猴子蹦出来。不过,姓孙,这可真是个令人不愉快的姓氏……”
    .
    .
    “又扑了空!”
    看着面前的那座石碑,清虚道人捂了捂脸。
    他此刻立于一片荒漠之中,四周的沙土地面已然崩塌,成了一个巨大的坑洞,四面八方的沙土不断的从边缘处滑落下来,像是一座座金黄色的瀑布!
    轰轰轰!
    天上乌云密布,一道道粗大的闪电接连落下,要打落下来,却尽数都被无形屏障挡在半空,一时间相互僵持,直看得清虚心神不宁。
    “暴怒之下,以神通造成这般天灾,已然是违背天理了,就算是代天执道,一样也要付出代价,更何况此刻已是两汉交替的关键时刻,距离绝地天通的时间越发近了,吾等的神通术法都受到了影响!更关键的是,这等动静,定然会将那东西引来……”
    想着想着,他的目光落到了石碑前的那道身影上——
    玉虚教主周身青光炸裂,就像是一道道青色的闪电,缠绕在全身各处,他整个人就像是装着一团即将要炸裂的雷霆,很是不稳定。
    但清虚却十分理解,毕竟这一次他也是全程伴随而至。
    此番,他们循着陈错的足迹,来到了两汉交替之际,新莽王朝时期。
    很快,他们就在此处察觉到了陈错的踪迹——这一次,陈错甚至都没有遮掩自身,而是化身为一名说书人,四处传播一个叫做“大闹天宫”的故事。
    只不过,距离他第一次说出这个故事,已经过去了五年时间。
    当两位教主抵达此地,搜寻陈错踪迹,除了这个故事,竟是一无所获。不过,有了之前几次的经验,他们多多少少都明白了陈错不断穿行的目的,无非是观察人间的气运消长,来感悟兴衰变化,在这期间,几乎不怎么插手事物的发展。
    吃过几次亏,玉虚教主这次倒也学精了,没有再去逆转气运,反而要学着陈错,顺势而为,只是稍加修改,以此来乱了陈错感悟气运的谋划,使得其人的道法留下破绽——
    试想今后二人对阵,陈氏以兴衰之法对敌,却发现其中奠基者,还有那玉虚教主,自是能从根子上动摇其天理根基!
    “本以为前汉覆灭之后,还能有后汉兴起,此乃天命在刘、气运在汉的征兆,所以灵宝便要顺应天时,选择刘姓之人加持。”
    回想至此,清虚越发感到无奈。
    “既是天命在刘,那按理说只要辅左刘氏,便能再续王朝,并非要那光武。”
    须知,前汉崩塌,新莽篡位,天下大乱之后,也是有一段群雄争锋的历史的,当时得刘家气运最多的,并非是后来的光武帝刘秀,而是借绿林军崛起的更始帝刘玄!
    刘秀为更始帝刘玄麾下偏将军,虽以两万大胜新军四十余万,但吞下这股战果的,其实是那刘玄!于是三辅震动,更始举尊号而海内豪桀翕然响应,皆杀其牧守,自称将军,用汉年号,以待诏命,旬月之间,遍于天下。
    “那刘玄号令天下,莫敢不从,怎么看都是气运所钟,他原本的命运,乃是历史偶然,没想到到了最后,依旧还是那光武得势,无论如何被打压,最终都能绝地反击,最终短短时间,就席卷天下!这里的原因,到底……”
    想到这里,清虚甚至不敢再深入去想,甚至不敢看那石碑上的内容,因为他经历几次穿越之后,他已然知道,每一次那陈方庆都会在石碑上告知,天下大势如此发展的原因。但偏偏每一次的原因,都似乎与天命气运相悖!
    “若都如他所说那般,那他的兴衰道,根基到底是什么?难道还能脱离天命气运?”
    几次下来,连清虚这般的大教教主都有些吃不消,配合着一次次亲眼所见的实例,道心都有动摇的危机!
    但他正这般想着,那死死盯着石碑的玉虚教主却忽的惨笑起来,全身上下的青光,更是快速缩涨,头上已然漆黑的三花,隐隐有坠落迹象!
    “灵宝!你到底看了什么?怎的道心都不稳了?”
    清虚心头一震,走上前去,过渡元气,要帮着玉虚教主镇住道心,但眼睛却是根本不敢往石碑上看。
    偏生,那玉虚教主却喃喃自语:“光武灭群雄,天下复归汉。但天下群雄,不是被姓刘之人所灭,而是被那光武所灭,只不过,他恰好姓刘,恰好,哈哈哈……”
    清虚心头一震,念头竟也散乱了几分,但到底没有观看石碑,勉强收摄心念,就看玉虚教主脸上表情狰狞,似悲,似怒,似恼,似醒,似悟……
    “姓刘者众,而光武者一,好你个陈方庆!当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本座……我……贫道……我……”
    忽的,那玉虚教主说到一半,浑身青光退去,露出了一身白衣,面露茫然,继而恍然。
    “怎么回事?我为何成那虚……”
    轰!
    一声轰鸣,青光归来!
    冥冥之中,一股浩大意志落下!
    那玉虚教主浑身一抖,脸上又满是怒意,近乎失控的青光,再次归顺。
    “陈氏竖子!几次三番的辱本座!本座定要将他镇杀!”
    .
    .
    “哦?”
    云雾山巅之中,五城十二楼之间,盘坐着的道人微微睁眼。
    “又有同道将要觉醒,只可惜……”
    摇了摇头,他凌空而立,缓步前行。
    “不过,既然此法有效,那便该给一臂之力。”

章节目录

一人得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战袍染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袍染血并收藏一人得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