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天蚕阁的太上长老在元神受伤前,便已经是放逐大陆上排名首位的天仙圆满了。”秦屠眯眼望向那白发老者,在我耳边说道,“那时,我还尚且是个地仙初期的小喽啰,依稀记得,就连这放逐大陆中的老牌天仙强者,都要尊称这老不死一声前辈啊。”
    我擦掉嘴角鲜血,轻声道:“既然事已至此,秦屠,你若是不想转日门被连累,可先一步离去。”
    秦屠轻笑一声,将手中长枪贯于身后,说道:“我秦屠做事向来光明磊落,何况你对我有涌泉之恩,区区一个天蚕阁罢了,还不足以吓退我。”
    我摇头,平静道:“并非如此,秦兄,我能感应到杀阵中的五百万灵石将要消耗殆尽,而我也只剩下最后一次驱动杀阵的机会了。”
    先后斩杀五名天仙后期,再灭掉渡山这名天仙圆满,这杀阵所表现出来的结果,已经超乎了我的想象。
    倘若瑶池内尚有足够的灵石,现在的我也并非人仙初期,我绝对有把握将杀阵继续维持下去,管你是什么太上长老,来一个杀一个。
    但,想要将这杀阵主持到底,就必须承担它那六亲不认的狂暴剑意,何况还是鼎盛状态下的第三阶段。
    我的仙躯实在太过脆弱,如果不是渡天命雷劫时,使我肉体比其他的人仙初期高上好几个档次,恐怕开到第二阶段的时候,我的五脏六腑就被杀阵所反噬。
    杀阵固然强大,立于杀阵中固然能够无敌,但估摸着创造这个杀阵的仙阵师都不一定会想得到,主持如此强大杀阵的修士,只是个人仙初期。
    秦屠顿了一下,似乎猜出了我的想法,诧异道:“你……”
    我摆手,阻止他继续往下说,因为前方那个缠绕着一身黑雾的老者,已经领着卫离墨的仙躯,来到了我面前。
    我看向卫离墨,他脸色苍白,眼神死死地盯着我,夹杂着无穷杀意,正不断地运转仙元将胸膛前残留的杀阵剑意阻隔在外。
    我知道,这个时候他一定比在场任何人都想宰了我这个人仙初期的蝼蚁,毕竟杀阵给他带来的重创无疑是灾难性的,若不是虚空仙遁符的存在,他此时已经随着亲手培养出来的五个天仙后期,化为了杀阵之下的一缕尘土。
    这死仇,算是结下了。
    “小子,元神黑莲就是在你手上?”
    天蚕阁太上长老没有废话,朝我开口,声音听起来异常沙哑干枯。
    但他的语气,并没有多么愤怒。
    我意识到机会来了, 这个老家伙亲自出面,必然是冲着我手里的元神黑莲而来,只是先前我不敢保证,比起卫离墨的命来说,到底哪个跟重要一些。
    “阁下便是天蚕阁的太上长老了吧?”我不卑不亢,拱手道,“晚辈秦一魂,有礼了。”
    “人仙初期?老夫当年像你这个境界时,可没你这么有胆魄。”太上长老呵呵一笑,随后将目光望向那仍有余威的杀阵,“这便是瑶愁那个后辈从放逐秘境中带出来的杀阵?威势倒是不错,只不过,以你现在的境界,恐怕再驱动,就要连命都一起搭上了吧?”
    我身躯一紧,握紧掌门金牌,平静道:“前辈大可试试。”
    “呵呵,你这性子倒是有意思。”太上长老笑望着我,“我天蚕阁屹立放逐大陆数万年,你是第一个以人仙境界挑衅后还能存活于世的例外。”
    “前辈过奖了。”我回应道,“如若不是天蚕阁这些年来不断拿我瑶池当软柿子捏,也不会有今天这一幕发生,坐什么样的位置,就要操什么样的心,相信前辈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坐什么位置操什么心,你这个道理,不错。”太上长老哈哈一笑,白发乱舞,看起来就跟金庸小说里的疯老头差不多,“老夫很久没遇到过能让我赏识的后辈了,你是这万年来,第一个。”
    “父亲……”卫离墨听到这话,脸上满是不甘之色。
    “住嘴!孽子!”太上长老脸色直接一黑,怒斥道,“为父闭关前跟你说了什么?叫你不要惹是生非,你非但不听,反而还嚣张跋扈,将自己弄到了这种下场,今日若不是为父感应到留在你身上的仙元印记消失,赶来救了你一命,你岂有活命的机会!?”
    “为父不止一次对你说,这放逐大陆虽说天地规则不完善,但也走出过无数天子骄子,你若学不会谦卑待人,秉持己身,就算将来去了主阁,又能有甚出息?”
    “今日过后,你就给我滚回闭关地修炼,阁主一位暂时交给他人,你何时触摸仙王门槛,何时才能出关!”
    卫离墨被这么训斥一番,也没有这个胆子反驳,只能忍气吞声,狠狠看了我一眼,阴沉着脸点了点头:“谨遵父亲法旨。”
    我并没有插嘴,而是眯眼细品这太上长老话里的意思。
    如果我没猜错,他口中所提起的“主阁”,应该就是天蚕阁背后的势力了。
    只是,这势力的全称到底叫什么,无从得知。
    若说天蚕阁屹立放逐大陆这么多年,怎么也该传出一些消息才对,但瑶池的仙子们并没有给我提供什么与天蚕阁背后势力有关的资料。
    还是说,天蚕阁已经统领了放逐大陆太久,完全有这个底气,不需要背后势力所庇护?
    “今日过后,瑶池与我天蚕阁的所有恩怨两清,你瑶池也无需再向我天蚕阁进贡女修。”太上长老望向我,皮笑肉不笑道,“此事便就此了结,如何?”
    “甚好。”我欣然点头,但并不傻,紧跟着笑道,“但前辈莫怪晚辈无礼,还请前辈立下一道仙誓再离去吧。”
    听到我这话,太上长老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显然我一个人仙初期让他这个放逐大陆上排名第一的老前辈立仙誓是一件极度无理且冒犯的举动。
    但我别无选择,我必须这么做。
    没有立下仙誓的诺言,在仙界之中,连地上的废土都不如。
    我凭什么相信他会信守承诺?
    “小子,老夫向来说话算话,你莫要得寸进尺。”太上长老冷冷看了我一眼,拖着卫离墨的仙躯就掉头往瑶池山门飞去。
    我叹了口气,抬手一挥,立于诸多修士眼前的那道白袍身影,持剑踏出一步,横档在了太上长老身前不说,无穷剑意也将他周身缠绕的黑雾撕裂开来。
    这下我才清晰望见,这太上长老的胸膛之处,有着一道若隐若现的印记,隐约望去跟地球上的“魂”字尤为相似,不断往外释放着黑雾。
    那是什么?
    我疑惑之际,太上长老转过头来,眯眼望着我,说道:“放逐大陆上每少一个天级宗门,所能分享的修炼资源便多上一分,此番局面是我等都乐意见到的事,小友,你就莫要纠缠不清,得理不饶人了吧?”
    “我即为瑶池掌门,就要为瑶池的将来负责。”我笑了笑,说道,“这并非得理不饶人,以瑶池现在的实力,在前辈的天蚕阁面前,连一根小指头都比不上,将来前辈若是心情不好,顺手将其给灭了,我难辞其咎。”
    “再加上在下委实没有天蚕阁这般培养天仙强者的底蕴,所以只能出此下策,还望前辈理解。”
    “理解?呵呵,你可知立下仙誓,对老夫这样的修士来说,会给道心带来多大的危害?”太上长老阴恻恻道,“我若立下仙誓,将来突破仙王时,必然会遭到影响,你如何对此负责?”
    我意味深长一笑,说道:“前辈的意思,不就是想要我手里的元神黑莲?先前我若放前辈离去,恐怕这元神黑莲就会以另一种方式,到您的手上了吧?”
    太上长老瞥了我一眼,也跟着笑道:“你倒是聪明,开个价吧。”
    我不再犹豫,说道:“要么,前辈拿出足以维持我瑶池杀阵十万年不倒的灵石数量,以此来交换元神黑莲,我便放前辈安然离去。”
    “要么,前辈立下仙誓,保证十万年内,天蚕阁不会对我瑶池出手,我便将元神黑莲赠予前辈,无需前辈拿出哪怕一块灵石。”
    十万年。
    这个时间,对于地球来说,或许很久远,很漫长。
    但在茫茫仙界中,眨眼就能过去。
    而这,也是我确信能够在多年后不惧天蚕阁威慑的发育时间。
    只要给我十万年,这十万年后,我必然有把握带领瑶池名震整个梵度天,乃至整个仙界。
    到时候,一个区区天蚕阁,又算得了什么?
    天蚕阁的太上长老并没有看出我的心思,反而眼中闪过一抹欣喜,大概在他眼里,一个人仙初期的修士,想要在十万年时间里突破到他这个境界,跟痴人说梦没什么区别。
    所以,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淡淡点头:“十万年的仙誓,换元神黑莲,足够。”
    我心头松了口气,意念一动,将元神黑莲抛了出去。
    太上长老望见这一幕,身躯猛地一震,刚想伸手抓去,却被杀阵的剑意阻隔在前,不得行进一步。
    “前辈,别着急,先发誓。”
    我咧嘴一笑,显得人畜无害。

章节目录

我真不是神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恰灵小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恰灵小道并收藏我真不是神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