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么可能?”
    晁一剑全身如坠冰窖,不敢相信以他的灵觉,竟然被一个年轻公子近身而没有发现。
    不过转瞬之间,他就澹定了下来。
    这个年轻公子气质倒是逸如谪仙,可一身修为气息不过是紫府境中后期的模样,比起他神通境中期的修为差了不知凡几。
    “就凭你,也想拦住我?”晁一剑胆气暴增,属于神通境修士的骄傲油然而生,随手一握,一柄锐气无双的神通宝剑腾空而起,裹挟着磅礴的无敌剑意向王安业斩去。
    他没有要杀人的意思,只要将这王氏嫡脉重创抓住,就有了保命逃跑的底牌。
    “唉~剑意倒是看起来锐意无匹,只可惜……外强中干,徒有其表而已。”王安业轻轻一叹,手掣半仙剑婠婠随手扫出一剑。
    那一剑看似平平无奇,却彷佛蕴含着至奥至玄的道理,犹若替那苦难的苍生质问天道的一剑,彷佛连天道都为之动容。
    转瞬之间,晁一剑那锐意无匹的剑意,如雪花般消残于无形。
    “轰!”
    苍生剑意犹若滔滔江水般轰中了晁一剑,震得他向后倒飞,口中溢出鲜血。
    “怎么可能?”他晁一剑浸淫剑道千余年,自认为仅以无敌剑意一道,在神通境界乃是数得着的顶尖,却不曾想今日却被一个小小的紫府境修士一剑破去。
    这是个妖孽。
    晁一剑不敢再与之比拼剑意,而是运转起神通境浑厚的玄气,一招一式朴实无华地向王安业强攻而去,大有一副以力破巧的架势。
    岂料。
    王安业不慌不忙,也是一招一式正经的应对,与之玩起了比拼力量,彷佛难得碰到剑修高手见猎心喜。
    剑芒剑气纵横间,王安业竟然丝毫不落下风,玄气的浑厚程度虽然差了很多,可是论起精纯来却犹自胜出半筹,而且他的青色玄气之中,似乎蕴藏着生生不息的力量。
    这就是血脉觉醒程度的作用了,原本在军官培训学院时,他已经晋升至天子丙等血脉。
    随后数十年内,他执行家族任务并带着一对美娇妻四处游历时,途径一座不起眼的小山坡,恰好碰到地龙翻身,凑巧捡到了些【地母仙髓】。
    这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天材地宝,其效用远超玉髓无数倍。
    靠着地母仙髓,王安业的血脉再度晋升至天子乙等,踏入了家族第一序列之中。而两位美娇妻吴雪凝和吴忆萝,也是沾了很多的光,踏入了绝世甲等行列。
    甚至还有额外一些多余的地母仙髓,被他贡献给了家族宝库,获得大量“无用贡献值”的同时,也算是惠及了家族后辈们。
    天子乙等血脉在紫府境时,那就是第八重蕴灵真身,在高段时已经能触摸到些许空间法则的血脉。
    而晁一剑虽然是神通境修士,可他的血脉觉醒程度才达到第七重大成圣体,且仅仅是丙等偏上!这就只是个些微厉害的大天骄血脉而已。
    双方血脉差距极大。
    晁一剑越拼越是无力,感觉就像是在打一个少年真仙,心中惊惧之余觉得还是先行跑路吧,他驾起神通宝剑,遁速全开,像是一道流星般直冲天穹。
    他自诩遁速不错,曾经凭着不俗的遁速几次三番脱险,区区紫府境修士岂能追得上他?
    再岂料。
    也不见王安业有什么动作,而是微微扭曲了空间,犹若鬼魅般的瞬移挡在他前面,正笑盈盈地看着他。
    特么的空间法则?
    晁一剑双眼一瞪,差点就从空中摔下去。
    这是什么玩意儿啊?凭啥紫府境就能领悟空间法则,他晁一剑到现在连空间法则的边儿都没摸到呢,他心中卷起了惊涛骇浪,这还是个人吗?不会真的特么的,是个真仙假扮来欺负人的吧?
    晁一剑屡屡调转方向,几次三番想要突围,却都被王安业拦截住。
    “大哥!”晁一剑几乎哀求着吼道,“你究竟要干什么?是在猫戏老鼠吗?要不然,你一剑杀了我吧。”
    “我听说过你的名字,听说你是个痴迷于剑道之辈,平常为人不算恶,还经常行侠仗义一下。”王安业朗声笑道,“就是想请你留下来作客,并揭露一下魔尊此次率众灭门的真相。”
    “你要我背叛家族?我晁一剑誓死不从。”晁一剑怒道,“除非你有本事活捉我。”
    “行!”
    王安业爽快地答应了。
    当即,他的紫府之中漂浮出了一部宝典,那宝典扑棱扑棱着书页,其中传出两个女孩子的声音道,“安业哥哥,我们来助你。”
    一道道玄奥的天道法则加持下,数百柄飞剑腾空而起组成了一个庞大的剑阵,剑阵中为首者乃是半仙剑婠婠,副剑乃是已经逐渐接近道器的“岁月”,其中甚至有二十多柄神通宝剑。
    如果王安业愿意的话,他可以再在剑阵中多放几把道器,他只是想着族人还是很缺道器,因此才作罢。
    如此恐怖而强大的剑阵下,哪怕是凌虚境修士都会心中凛然。
    至于晁一剑,被剑阵团团围住之后直接就傻眼了,这玩意儿怎么打啊?手中的神通灵剑直接滑落了下来,艰难地说出了一句话:“我愿意去王氏作客……”
    王安业这边仅仅是其中一幕。
    与此同时。
    波涛滚滚的安江上空。
    王氏两位年轻俊杰组队拦住了一名晁氏的神通境家将——晁忠,联手与之交战。
    左边那个彷佛透着无尽的寂寞,每一剑每一式中,都彷佛藏着犹若深渊般的寂寞,好似那天底下所有的寂寞都集中在了他身上。
    显然,这一位便是王氏年轻一代中“大名鼎鼎”【寂寞剑圣】王安远。
    而另外一位,则是白衣飘飘一尘不染,周身散发着无尽的寒意,一招一式中无尽的寒意,连带着天空之中都飘起了无暇的雪,身后的法相虚影冰凤清啼飞舞,为他助阵。
    更显然,此乃声名卓着的【白衣凤王】王宁瑜。
    这一对“卧龙凤雏”,已经被家族调配给了朝廷,经过数十年的历练,也已经各自担任一方副郡守了,等他们再成长些,未来至少是一郡之守。
    但是这一次家族集体守家活动,他们自然不会错过如此机会,和神通境单打独斗有些困难,可是两位已经入紫府境的绝世天骄联手,还是可以拼一拼的。
    在守家活动中拿下一个神通境敌人,那可是天文数字般的功勋值。
    就在王安远和王宁瑜渐渐占据上风之时,忽而,一个十五六岁,穿着花裙子的精神少女踏浪而至,她惊喜地喊道:“哈哈哈,又抓到一个入侵者。”
    “……”王宁瑜,王安远,彷佛在质疑这是哪来的中二货?
    “王宁瑜,王安远,你们两个这是什么表情?”那精神少女一脸蛮横地说道,“是不是不认识你家姑奶奶了?”
    “王璃珑!”王宁瑜和王安远,差点就从天上摔下去,这个姑奶奶啥时候晋升九阶化形了?完了完了,这一波好不容易找到的怪要被抢了。
    王璃珑从族学启蒙时,就是着了名的“学霸”,此学霸可非彼学霸,这学霸是指【族学霸主】,她蛮横凶残,一言不合就开打,王宁瑜和王安远可是从小被揍到大的。
    “叫啥叫啥?”王璃珑双手一抱,龇牙咧嘴地威胁道。
    “璃珑姑奶奶,祖姑奶奶,我们错了!”王宁瑜两人当机立断往后退去,“这是您先发现的猎物,我们千不该万不该和您抢怪。”
    被视作猎物的晁氏家将晁忠,脸都绿了,这王氏也忒羞辱人了。
    “行了行了,我也知道你们的不容易,姑奶奶我就是手痒了,这笔功勋让给你们。”王璃珑脚踩水面,往下一跺,中二般地大喊道,“浪来!”
    “哗啦~”
    一声巨响,偌大的安江水面上,兴起了一道滔天巨浪,犹若天河倒灌一般朝晁忠轰去,即便是晁忠连连疾遁躲闪,也躲不开漫天巨浪。
    “轰!”
    巨浪落下,晁忠像只苍蝇般被拍落了水面。
    王璃珑回头洋洋得意地说:“宁瑜小子,安远小子,我的神通浪不浪?”
    自从后半篇,她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元水青龙圣地消化祖龙遗馈,偶尔回家也是被抓去族学补课,哪有什么浪的机会,现在好不容易迎来了个机会,岂能不浪一波?
    “浪,真浪!”
    王宁瑜王安远哪敢反驳学霸王璃珑,闻言连连点头。
    “哈哈哈,看你家璃珑姑奶奶再给你们表演一个。”王璃珑腾空而起,身躯一摇晃,越幻越大,眨眼间化作了一条数十丈长的元水青龙。
    她恍若远古凶兽一般向安江扑去,一抓拍着水面上,将晁忠连人带水压到了水底。
    水下,一阵阵暗涌不断升腾到水面上,炸起了旋涡和浪花。
    王安远王宁瑜两个面面相觑,噤若寒蝉,璃珑姑奶奶这是憋了多久没打架啊?那个可怜的神通境修士,碰到她算是倒了血霉。
    南六卫上方的横断山脉。
    两个早就见识不妙,逃跑更快的晁氏神通境修士驾着遁光狼狈逃窜,他们在山体和夜色的掩护下低空掠行,想要逃避王氏的追杀。
    前方,一位穿着颇有异域风情长裙的“妙龄少女”,赤足悬空而立,手捻一根碧绿笛子,半闭着眼眸轻轻吹奏着某种旋律。
    令人称奇的是,她的笛音频率极怪异,人类根本听不见。
    蓦地!
    天空之中一只华丽的巨蝶从天而降,它的翅膀遮住了乌云,布满了如眼睛一般的花纹,气度皇者一般威风赫赫。
    更令人恐怖的是,那只巨蝶身后跟随着潮水般的虫子,有会飞的蜈蚣,有长着翅膀的蜘蛛、毒蛇,各种各样的蛊虫应有尽有。
    “这是……蛊虫大军!”
    两名神通境登时凉意遍体,浑似坠入末世。
    守哲关外。
    老百姓们纷纷涌出,仰望着天空之中的激战。
    一头银色的威风凛凛巨狼,口中喷吐着一道道月色般的光芒,一位帝王气息十足的女子,正在与银色巨狼联手,镇压着两个神通境修士。
    此女周身如着琉璃明王金身甲,一招一式都是霸道凶勐,硬打硬扛,只进不退。
    而那两名神通境修士,则是被打得节节败退。
    另外一处战场。
    王珞彤、王守勇、王守廉,王宗昌等等,正在联手与一群神通境修士展开激战,这一场仗尽显王氏之风采。要说危险,当然也是有的。
    只是王氏族人深受王守哲的影响,对于各种保命底牌都是准备极为充分,甚至乎还有傀儡护身。
    另外一处环形山脉之外,王守业和带着一些亲信本部前来支援的帝女珞珈,也是联手针对了两个神通境修士,他们的实力非同寻常,联手起来胜过对方数筹不止。
    便是连向来喜欢在后面谋划大局,搞大场面的王富贵,此次也是“以身犯险”,热血激昂的亲自杀入战场,他乃是王氏嫡脉子弟,守家活动岂能藏在幕后。
    此时的王富贵和华瑞公主,昭玉公主,钏南公主,一起率领了一大群家族小辈们,围攻一群神通境,别看他们年纪小,可是个个都是底牌十足,什么神通境傀儡一大堆,甚至连凌虚境傀儡和护卫都有。
    这纯粹就是重在参与,打得那群神通境憋屈至极,无论是放大招还手还是逃遁,都会被对面的凌虚境护卫给轻松化解。
    他们就是一个个只能挨打不能还手的经验包。
    就在他们准备器械投降时,华瑞公主和昭玉公主都很不满的大声喊道;“不准投降,继续打,继续战!”家族牛掰人物太多了,难得有机会碾压一下敌人,她们岂能错过?
    就连王富贵,都兴奋地嗷嗷叫着拿刀砍人。
    这些场面,不过是其中一小部分。类似的一幕幕,一出出,在各处都在上演,尽情的展现着王氏俊杰们的实力和风采。
    来犯的神通境修士们,根本就没有机会逃跑。
    王氏青年俊杰们,率先赢得了一场浩大的胜利。
    似乎,这一仗,也昭示着王氏真正的崛起。
    ……

章节目录

保护我方族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傲无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无常并收藏保护我方族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