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们的疑惑终究没有得到解答。
    晚上,千原浩志见到了忙碌了一天的酒井崇之。
    尽管难掩疲倦之色,但他还是打起精神,特意在附近的高级料理店定了一桌宴席,送到了道场。
    “千原君,欢迎你来东京,暂时先委屈你待在我这里,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尽管提出来。”
    千原浩志的回答很恭敬,无非就是那些话。
    “对了,千原君,平时有实练的对手吗?我可以推荐你进一些研究会,或者要是不嫌弃的话,道场里有些孩子的实力也还不错。”
    酒井崇之有些头疼:
    对于职业棋手而言,保持一定量的训练是必须的,但千原的棋力提升太过迅速,很难找到能够匹敌的对手。
    他提出的建议,也只是权宜之计。
    千原浩志好奇道:
    “道场里的学员,他们的棋力怎么样?”
    酒井崇之慢嘬一口温好的清酒,说道:
    “大概有三四个孩子,有普通职业初段的水准,当然,和千原君肯定不能比,但也不会毫无回手的余地。”
    说着,他叹了口气,道:
    “有个孩子,已经参加了三次职业考试,其实实力并不差,大概有职业二段、三段的水准,可惜就是运气不好。就看今年情况如何吧。”
    对于别人的情况,千原浩志并没有兴趣,因此只是沉默地用饭。
    相比于西辻道场,酒井道场的管理要严格许多,即便是晚上,学员们也必须进行训练。
    饭后,在酒井崇之的提议下,两人来到了满是学员的棋室。
    他们正在捉对进行实战,每一次实战成绩和棋谱都会记录下来,作为指导老师的参考依据。
    不过,有些诡异的是,当两人推开门的时候,即便有学员看见了他们,也会立刻低下头,和中午的情况截然不同。
    千原浩志有些奇怪。
    然而,在随后酒井崇之的介绍中,他知道了原因:
    “……这个年纪的孩子正是好动的时候,以前我过来,经常发现他们时常注意力不集中,不过后来我罚了几次,情况好了许多……”
    原来原因在这里……千原浩志看了一眼身边的少女,她刚才的落子是一个很明显的低级失误。
    负责监督的酒井温树连忙上前,恭敬道:
    “父亲,千原君。”
    酒井崇之冷漠地点了点头,然后站在棋室中间,大声道:
    “大家先把手头的棋局放下。”
    等所有的学员都将目光看向他的时候,他指着千原,继续说道:
    “这位是千原浩志,听说你们中午的时候已经见过面,相信不用我多说,也知道千原的事迹。”
    千原浩志朝众学员们打了声招呼。
    酒井崇之看向人群里的一个青年,说道:
    “今仁,你站起来。”
    “是,酒井老师。”
    这个青年大概二十岁的样子,眉头粗黑,表情比较沉默。
    酒井崇之扫了一圈底下的学员,才说道:
    “我知道,外面有很多人,包括一些知名的职业棋手,都在怀疑千原的棋力。即便下出了上次产经杯中的惊天对局,还是不能消除有些人的偏见。你们当中,也有这样的人存在。”
    底下的学员们一片寂静。
    不过,有些人若说是偏见,还不如说是嫉妒:
    毕竟才学棋一年多,就能取得这么大的成绩,能找得到的理由只有天赋,那他们这些前半生为围棋而活的人又是什么?努力真的就这么不值钱吗?
    “在你们当中,今仁的棋力最强,那么,由他和千原进行一次对局,也好打消你们的疑问。”
    说完,酒井崇之转头道:
    “千原君,可以吗?”
    千原浩志虽然有些措手不及,但随即就明白了对方的用意,于是点头道:
    “如果这位今仁先生可以的话,我没问题。”
    “我也没问题。”
    见双方答应,酒井崇之露出微笑,道:
    “千原君,你的棋力毕竟超过今仁不少,让二子可以吧?”
    不过,千原接下来的话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可以,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增加对局的数量。”
    这句话倒是让酒井崇之有些糊涂了,他问道:
    “你的意思是?”
    “我希望增加棋手,所有的对局同时进行。”
    千原浩志想起了参加业余本因坊战的时候,在一家棋馆里,上田佑介也曾经干过同样的事。
    可底下的学员们听到这话,却觉得对方有些狂妄!
    让二子,相当于让了十五目到二十五目,开局就遭遇这么大的劣势,就算是传闻中的‘关西赤瞳’,也需要认真应对。
    更何况同时进行多场对局,不但需要强大的棋力,还要时刻保持清醒,对每一盘的形势都需要一个清晰的认识。
    真当他们数年的努力都化作酒囊饭袋了吗?
    即便酒井崇之在场,学员们也开始发出窃窃私语。
    酒井崇之倒是显得饶有兴趣,问道:
    “千原君,你确定吗?同时进行多场让二子的对局?”
    “是。”
    千原浩志并不理会底下的议论,他这么做可不仅仅是装酷耍帅,同时,也是在验证自己之前的想法。
    自从棋道境界提升到‘巧智’以后,西辻麻衣已经渐渐不能满足他的需求,而对于其他的职业高段,他并不熟悉。
    于是,他曾列出过多个想法,其中就包括这个,和多名棋手同时对局,就算是职业低段,也必然能压榨出自身的潜力。
    在大阪,条件不足,而到了东京,终于有了施展的条件。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就是采用一般快棋的规则,三十秒一手。”
    酒井崇之又点出三人,向他们询问了一句,待包括今仁在内的四人全部答应之后,他对千原说道:
    “千原君,就如你所言,同时进行四场对局,让二子,采用快棋规则。”
    不消片刻,千原浩志坐在了四张棋盘中间,对面各有一名棋手,除了那位叫做‘今仁’的棋手年纪稍大,其他三人都是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少年。
    酒井崇之站在一边,宣布道:
    “比赛开始。”
    “请多指教。”
    千原浩志轻声招呼,等对方落下两颗棋子后,瞬间,开启了‘算路巅峰’的技能。

章节目录

我在日本当棋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寒泉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泉流并收藏我在日本当棋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