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走的还挺有风度的,都这个时候了,出去时还不忘轻轻把外面门给带上。
    屋内怔怔目送的两人半会儿都未能回过神来。
    好一会儿,虎妞才看向连鱼问道:“老板娘,他说他能处理好海市梁家的事,还能让那位探花郎给客栈题字,是这样说的吧?”
    连鱼迟疑着嗯声道:“是吧。”
    虎妞:“若真有这本事,那您的怀疑就没错,敢假冒挑山郞,这背后确实不简单,难怪敢逮住梁般狠揍。”
    连鱼偏头看向了地上的碎石,“按理说确实如此,可有一点我想不通,若真有这本事,拿下铜雀湖还不简单吗?干嘛要对我使什么‘美男计’,另外这‘美男计’的档次也确实草率…我算是彻底湖涂了,满头雾水,完全看不懂是怎么回事,还是说人家的档次太高,玩的就是我们看不懂的玩意?”
    虎妞听了也摇头,想想确实挺上头,这边好似掌握了蝎子帮动向,却又完全看不明白,怎么看都不合理,看来看去反倒觉得自己像是傻子,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呢?
    她想了想,问道:“老板娘,蝎子帮招了五十名内奸的事,要不要告诉他们?”
    连鱼:“真要有能摁住海市梁家的本事,未必会把这些个内奸放在眼里,说不定已在人家的掌握中,我们躲在后面冷眼旁观,看看究竟是个怎么回事,不要打草惊蛇,你去盯好他们的动向便可。”
    虎妞刚嗯声应下,外面有人敲门,她过去开门一看,是客栈的伙计,带了家伙什来打扫。
    外面的环状楼道上,明显多了些客栈的伙计四处打量。
    那些伙计也看到了牧傲铁,只是多看了几眼,并未对他采取什么动作。
    牧傲铁步伐挺快的,急着去见庾庆,虽嘴上说着天塌下来自己顶着,但究竟怎么个顶法,心里还是有些没底,必须赶快跟老十五通个气,也怕惹出什么意外来。
    没坐绳梯,走了楼梯,下楼时步伐慢了些,因为看到了拳头上的鲜血,还有衣服上沾染的血迹,想到待会儿见到老十五,有点不知道该如何交代。
    庾庆让他找连鱼把帮助比试的事落实下来,他见到连鱼本人后,不说是因变故耽误了,也实在是有点羞于启齿,还要强了一把,没说出梁般的底细来。
    他也有自尊心的,早先连鱼设宴宴请时,满桌的帮主,唯独他什么都不是,之后奇奇怪怪的刚烈行为,搞的庾庆差点收不了场,就是因为自尊心作怪。
    这次同样是自尊心作怪,行为上呼应了那句话,天塌了我顶着!
    为了显得自己有担当,也是为了显示自己并不无能,也许是为了让连鱼觉得自己有本事吧。
    但他心里并不承认,有安慰自己的理由,自己怎么会知道梁般底细的,自己怎么会在短时间内查到梁般的底细?怕引起别人怀疑。
    这理由能不能说的过去,他都不愿多想,也不重要了。
    重要在,来了连鱼这,不但没开口谈正事,反而还把梁般给揍了,事没办成,还惹了点事。
    也不止惹了一点事,还主动揽了点事,让老十五帮连鱼题字。
    他其实很清楚,老十五很反感打着阿士衡的幌子题字,很不喜欢别人把他当做阿士衡。
    不说别的,仅凭搞了什么好事全是夸阿士衡的,在江湖上再怎么混都混不出自己的名气,混来混去全都是为那个“文武双全”的阿士衡混,说自己不是阿士衡都没人相信,又不能兜出自己的老底,所以老十五是真的很闹心,常感叹这修行界的江湖路没开好头。
    说什么别人出江湖好像都是从头开始,自己则好像是一出江湖就走到头了。
    人家走江湖为了扬名立万,老十五则常嘘自己是暗无天日,感觉永无出头之日。
    楼上楼下的距离并不远,脚步再慢,他终究还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
    屋内的庾庆正来回熘达,正等着牧傲铁带回好消息,听到开门动静,立马跑来迎接,满脸的希冀欲开口,然话还未出口,脸上表情便僵住了,他又不瞎。
    盯着牧傲铁带血的样子打量了一下,脸色寒了下来,沉声道:“谁干的?”
    牧傲铁有些尴尬,边往里走,边回了句,“别人的血。”
    “嗯?”庾庆愣了下,别人的血,自己人没吃亏,那就没事了,他脸色立马又正常了,追上去问:“跟什么人干架了,不会是梁般吧?”
    他很怀疑,就凭这客栈的招牌,在这块垒城内,有几个敢在这里惹事的,自然而然往梁般那种人身上去猜了。
    牧傲铁顿步无语,还犹豫该怎么交代内,没想到老十五直接猜出来了。
    一看他反应,庾庆立马熘到他正面,瞪大了眼,惊疑而问,“你把梁般给揍了?”
    牧傲铁点头“嗯”了声。
    庾庆不解道:“揍他干嘛?他要敢再张狂,你拿他的底细点他一下不就行了,干嘛要动手,他先对你动手的?”
    青牙信里也说了,毕竟是梁家的人,打狗还要看主人,能动嘴解决的,自然还是尽量避免动手的好。
    他把信给牧傲铁看,是为了牧傲铁有应对之法,免得吃亏,也是避免把事情搞大,可不是为了好去打梁家子弟的。
    当然,对他来说,要是被攻击还手就是另一回事了,天塌下来也得顶着。
    牧傲铁默了默后,坦言道:“他先动手调戏连鱼,我不能坐视。”
    “你…”庾庆瞪着眼,不知该说他什么好,最终也只能是叹气道:“也是,若是看着连鱼被调戏都不管,也确实说不过去,也不好开口让连鱼办事,是得有个男人的样。那个,梁般打的不严重吧?”
    牧傲铁想了想,“问题应该不大,可能断了根把肋骨。”
    “唉。”庾庆摇了摇头:“反正是因连鱼而起,这事连鱼得去摆平,你把梁般底细告诉了连鱼没有?”
    牧傲铁低眉垂眼道:“没有。”
    庾庆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渐渐瞪大了眼,“什么鬼?你不说的话,别说连鱼,就算是聂日伏也不敢得罪梁般,这事你不让连鱼去摆平,要自己扛不成?”
    牧傲铁搬出了回来路上想好的说辞,“我觉得,暂时还是不要对外泄露梁般的底细为好,他的家世背景,能让聂日伏畏惧,自然也就能让其他参加‘铜雀武事’的帮派畏惧。”
    此话一出,庾庆眼睛一亮,瞬间明白了这话的意思,捏好了梁般这张牌的话,把梁般的尿性利用好了,对其他参试帮派是有压制作用的,那绝对是一大助力,搞不好能让其他帮派直接承让。
    不过念头一转,他又有些狐疑地上下打量了一下牧傲铁,老九这突然冒出的城府,倒是让他非常的意外,总感觉哪里不对劲,有点怪怪的。
    但也确实是个不错的办法,当即问道:“梁般人呢?”
    牧傲铁:“从连鱼房间里跑了,不知去了哪。”
    庾庆抠着小胡子转悠,“那厮应该咽不下这口气,不知道会搞出什么事来,别的倒不怕,我们捏着他软肋,就怕那厮跑去‘贡山堂’告状,一旦惹来了城主府的人马来抓人,但愿连鱼能看在你英雄救美的份上,帮你平事。”
    担心倒不是很担心,这里毕竟捏着梁般的软肋,到了那一步再说。
    见他从容面对,牧傲铁也就放心了不少,“希望青牙说的没错,只要不惹来梁家的人就行。”
    庾庆哼了声,“青牙信里若是胡说八道,梁家来了人就把责任全往他身上推,我们知道他的背后,他必须得担着。”
    觉得青牙不至于故意害他们,转了身,凑近了问,“说正事,比试帮忙的事,连鱼怎么说?”
    满脸希冀,很期待,若是能一手得到连鱼的帮助,又能一手利用梁般压制其他参试帮派,那铜雀湖他们就十拿九稳。
    牧傲铁一本正经道:“一去就撞见梁般非礼连鱼,事出突然,没来得及说,事后那情况,也不适合再提那事。”
    “这样啊…”庾庆摸着胡子低头滴咕,想想也是,砸吧了一下嘴,“算了,等平了你打人的事再说吧。你在这等着,我先出去探探情况。”
    说罢就要走人。
    牧傲铁却伸手拦住了他,“还有件事。”
    “什么?你能不能一次说完?”
    “连鱼似乎也好文雅之事,和梁般斗嘴时,说到了一件事,说梁般答应了帮她找探花郎重题一块客栈的招牌,结果一直没办成,估计是咱们出门在外,梁般派出的人未能找到咱们,连鱼好像一直在以此为挡箭牌拒绝他。”
    见他点到为止的样子,已经是面无表情的庾庆问:“然后呢?”
    “我看那情况,自然要帮连鱼出头,保证了能帮她搞到那个探花郎的题字。”
    “然后呢?”
    “就几个字的事,你给写一个不就行了。”
    “你他娘的有病吧,要写,你自己写去,别烦我。”庾庆一把挥开他胳膊,大步就走。
    谁知牧傲铁竟一把扯住了他后衣领子,愣是将其给踉跄拽回来了,“就我那破字,拿出去也得有人肯认呐,这里笔墨纸砚都现成的,就几个字的事。我答应了的,若是做不到,还怎么开口让人家帮忙?”
    庾庆摇头摆尾甩胳膊,转身摆脱了后面的拉扯,唾沫星子照着牧傲铁的脸门子喷,“放什么屁呢,你瞎答应个什么劲,你不知道咱们走到哪都容易被人盯上吗?还帮她题招牌,你信不信只要招牌一挂出去,就有可能把那些个神神鬼鬼的给引来,你脑子进水了吧?”
    一把推开了牧傲铁,再次大步走人。
    眼看他走到了门口,神色挣扎的牧傲铁忽冒出一句,“开个价吧!”
    庾庆霎时顿步,伸出去要开门的手也僵住了,几根手指一动一动的。

章节目录

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跃千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跃千愁并收藏半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