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开过去吧?”等了十分钟后卓语桐忍不住问。
    白钰和于煜齐声道:“再等五分钟!”
    切,胆小鬼!卓语桐暗暗想道,等到四分半分钟实在按捺不住发动起来车子,白钰默默叹了口气,道:
    “心急吃不得热豆腐,卓小姐。”
    卓语桐感觉他在内涵自己,脸一热道:“我讨厌拖拖拉拉,婆婆妈妈!”
    白钰笑笑:“我知道,可该等还要等……上了年龄的人晚上难以入睡,不象年轻人头沾到枕头就打呼噜。”
    “噢——”
    卓语桐转而问于煜,“你也考虑到这个因素?”
    于煜一付理所当然的样子:“是啊,还有就是年纪大的睡眠浅容易被惊醒,所以待会儿动作要格外地轻。”
    卓语桐这才发现车里三人当中本该最细心的自己反而最粗疏,俏脸有些发烧,却听白钰问道:
    “热感仪发现院里有狗么?”
    “没有,按农村人的习惯可能锁在某处防止伤人。”
    “卡车司机经常出入,狗早就熟悉了,”白钰长长思忖道,“可能觉得空车没什么需要防范,懒得养狗吧。”
    “等靠近时让无人机低空侦查一遍,顺便查看有无电子报警之类。”于煜道。
    卓语桐咬着嘴唇不再说话。
    毕竟缺少具体行动的经验,事到临头方感觉到自己考虑得太简单,远远不如白钰和于煜面面俱到。
    离高墙大院还有两里多路时白钰让她把车停到田野小路上,步行从后面绕过去设法翻墙而入。
    “你也跟着去。”白钰道。
    卓语桐瞪大眼:“啊,我不是留在车里接应吗?”
    这回于煜主动解释:“假设对方发现了,必定先把你抓住来要挟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共进退反而好些……这儿跟大厂区不同,不存在地形熟不熟的问题,逃跑时发动车子很快,我们也不需要争取那点时间。”
    说话间白钰也没闲着,将外套束好,从腰间抽出两柄匕首分给于煜和卓语桐防身,再度与于煜研究无人机传回来的图片,确定行动位置。
    一行三人飞快地从田地里穿过去绕到那幢高墙大院背后,看看三米高的墙,于煜问道:
    “上得去吗?”
    白钰倒退几步来了个助跑,轻巧地在墙壁上蹬了两下便跃上墙头,姿势轻盈如飞燕。
    卓语桐惊讶地轻声问:“他真练过武功?”
    于煜点点头。
    接着白钰在墙头接应将两人拉上去,再跳入院内接应两人下来,整个过程几乎没发出一点声音。
    院子三层小楼里没人,刚才无人机热感仪反复监测过。白钰在最前面,从小楼东侧过道来到前院,月光下五辆大卡车一字排开静静停着,年迈的守院人则睡在最西侧小屋子里。
    “怎么安排?”于煜悄声问。
    白钰观察良久,道:“随机挑选两辆车,分别装到车前灯、车后灯里面,器材足够?”
    “我带了八套。”
    “你装,我协助,卓小姐望风。”白钰道。
    不料刚向前走了两步,大门外突然响起狗吠声、脚步声,紧接着院子四周高墙外到处闪动手电筒光柱,依稀间有人嚷嚷“抓小偷”!
    “糟糕,中埋伏了!”卓语桐叫道。
    仿佛印证她的话,蓦地从小楼里出现两个手执铁棍的汉子,二话不说挥舞着冲过来!
    “靠后!”
    白钰双手将于煜、卓语桐往后面一拨,迎上前一闪再一晃,居然主动站在被两个汉子夹攻的位子。棍风飒然,月光下白钰身体似融入对方节奏,两次刻不容缓躲开后陡地化掌为刀反切在右侧汉子肘部,再一敲一抬,便将铁棍夺到手里,用力反挑——
    嘭!
    一声巨响,左侧汉子被硬碰硬地震得手臂发麻,倒退半步。他麻,白钰却不麻,抓住难得空档再逼上前,卟,棍头狠狠捅在左侧汉子肚子上,那厮叫都叫不出,蜷得象虾米似的在地上打滚。
    右侧汉子被白钰的身手吓呆了,慌手慌脚往院子大门方向跑,门从外面开了道缝,放进来一条大狼狗血红着眼张嘴咆哮着扑向白钰。
    “完了,完了!”卓语桐两眼失神地说,匕首在手里都握不稳险些落地。
    白钰屹立不动,中指放到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
    更奇怪的是大狼狗扑到面前突然刹住,呆呆看着白钰。白钰上前拍拍它的脑袋,大狼狗便很没出息地趴到地上摇摇尾巴,一付温驯友好的模样。
    卓语桐吃惊得眼珠都快瞪出来,于煜轻声说白钰从小在特种部队训练基地接触的军犬比这些凶猛多了,照样跟他玩耍嬉闹如好朋友。
    这时从院门外涌进来的人越来越多,都是衣着普通的村民,手里拿着铁棍、锄头、锁链等铁器,恶狠狠看着他们。
    “快跑!”
    白钰情知深夜翻墙入宅理亏,跟村民也理论不清,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一拍大狼狗,它反而扭身挡住村民们的去路,掩护白钰等人从后院墙撤退。
    等狗主人叱喝住大狼狗,匆匆赶到后院,白钰已接应于煜、卓语桐越墙而逃。
    后院墙外自然也埋伏有四五个村民和狼狗,看到白钰,狼狗都不主动攻击而是原地打圈;轻松打昏村民后子快步没入田野,方自舒了口气。
    “怎么回事,好像我们的行动早被对方察觉,提前布下圈套似的?”于煜边跑边问。
    白钰道:“是的,圈套,或许上周跟踪的时候就被人家发现,将计就计引诱我们上钩。”
    “我们……行动很小心!”卓语桐不服气道。
    “你有无人机,人家没有吗?”白钰反问道。
    一语惊醒梦中人,于煜和卓语桐对视一眼,不得不承认的确存在这两种可能性:一是上周跟踪就被盘旋在大厂区上空的无人机侦察到;二是今晚自己的无人机被对方无人机捕捉到。
    所以对方才能有针对性地设置圈套:为防止被无人机热感仪发现,让村民和狼狗都埋伏在院外远处;埋伏在院里的躲在地下室,没法感应。
    “唉,好狼狈!”
    于煜感慨道,话音未落远处响起警笛声,三人均脸色大变:若落到警方手里虽说省市两级都能打到招呼,两名处级干部深夜强闯民宅,传出去还真是百口莫辩!
    “快跑,快上车离开这儿!”白钰催促道。
    于煜和卓语桐也知事态严重程度,均铆足全身力量发力狂奔。
    警笛声越来越近,村民们也从高墙大院里出来紧追不舍,白钰有过几次遇险经历还沉得住气,于煜和卓语桐都有些心慌慌的感觉。
    “没事,再有两百米就到了。”
    白钰边跑边安慰道,途中还拉了卓语桐好几把,尽管身高腿长,与都是一米八的兄弟俩相比还是逊色些,体能也远远不如。
    警灯闪烁的警车停到路边,两名民警也下车追击。
    月光下终于看到汽车停在田埂间小路边,三人不由得加快步伐……
    “等等!”白钰突然说,“别上车,我们从左边沿着河边跑!”
    “为什么?!”卓语桐抗议道,“我……我跑不动了!”
    于煜却一点就通:“说得对!无人机既然掌握我们的行踪,肯定也监测到汽车停哪儿,这会儿警察和村民把我们往那边围赶,八成还有第二个陷阱等着!”
    卓语桐实在不想再跑,道:“说不定他们认为院里布的陷阱足以活捉我们,不会在汽车旁边守株待兔……要不靠近过去试试?”
    “不!”
    兄弟俩异口同声道,白钰拉着卓语桐手臂急速转向,使她差点栽倒在地。
    “干嘛!”卓语桐甩开白钰的手,愠怒道。
    白钰懒得跟她啰嗦,简洁道:“沿河跑,万一被追上就跳河,都会游泳吧?”
    怎会不会?
    白钰第一次见卓语桐,她在瀑布旁的河里游泳!
    这才悟出白钰的急智和应变真不是盖的,短短瞬间便能想出对策,细细推想又是那么合情合理。
    她还是不服气:“农村人大都会游泳,警察也是,他们也下水追怎么办?”
    于煜笑道:“你会为了抓小偷把一身衣服弄湿吗,现在天气又暖和着凉怎么办?起码能甩掉大半追兵,如果人手少,对方一是不敢追,二是追上了也打不过白钰。”
    “嘿嘿嘿。”白钰笑了两声,赞许地瞅瞅于煜。
    沿着河跑了将近十分钟,后面追兵越来越近,双方只剩不到一百米距离!
    卓语桐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啜泣道:“于煜,我……我真的跑不动了……你们跑别管我了,回头叫市局领导赶紧打招呼放人……”
    “住嘴!”白钰斥道,“别乱军心!”
    于煜紧紧握住她的手,道:“怎么可能扔下你呢,放心,我们仨同生共死!”
    又是“我们仨”,听得白钰一哆嗦,心里满不是滋味。
    卓语桐还待说话,蓦地田野深处传来“轰”一声巨响,兄弟俩第一时间看手机屏幕,却见正是那辆汽车!
    汽车被炸得粉碎,现场只有一个大坑以及几段残骸,炸弹威力之强可想而知。
    卓语桐脸色惨白,惊骇得全身发软:倘若依了自己,三个人赌运气上车逃命,绝对会被炸死在半路上,尸骨无存!
    白钰与于煜思虑之周详之深远可见一斑,与他俩的大智慧相比,自己真正只是耍的小聪明,小心机啊。
    “快跑!”
    白钰并没有居功自傲的意思,轻声催促道,这回卓语桐心服口服加快了脚步。

章节目录

掌权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岑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岑寨散人并收藏掌权人最新章节